死无奴婢(法苑珠林)

【原文】北齐仕人梁某,家甚富,将死,告妻子曰,吾生平所爱奴马,必以为殉。及死,家人以囊盛土压奴杀之,马犹未杀。至第四日,奴忽苏曰,死至冥府,在门外经一宿。明旦,见亡主枷锁而入,谓余曰:“我谓死后得用奴婢,故遗言唤汝。不图今日各自受苦,全不相关,当白官放汝。”言毕而入。

奴从屏外窥之,见官问守卫人曰,昨压脂多少。对曰,八斗。官曰,可押去,速压一石六斗来。主被牵出,竟不能言。明日见主人有喜色。官曰,得脂乎。对曰,不得。官问故,对曰:“彼家请僧礼诵,每闻经呗声,铁梁辄断,故不得耳。”主因白官放奴,且寄语家人曰:“赖汝等追福,获免大苦,然犹未能尽脱,更为吾多造经像,庶可免也。自今以后,切莫杀生设祭,不惟不得食,徒然增罪苦。”

[按]身后之不得复认奴婢,犹罢官后之不得复用衙役。为其诵经,则能获福。为其杀生,则能致祸,理固然耳。

【译白】北齐有个姓梁的官员,家里很富裕,快死的时候告诉他的妻子说:“我平生最喜爱的奴仆和马,必定要他们为我陪葬。”死后,他的家人用袋子装土压死了奴仆,马还没有杀。到第四天,奴仆忽然醒过来说:“我死后到地府,在门外过了一夜。第二天看见去世的主人戴着枷锁过来对我说‘我死后想要有奴仆伺候,所以才留遗言让你来。没想到现在各自受苦,谁也顾不了谁,我会请求冥官把你放了。’说完就进去了。

“我从屏风外偷看,见冥官问守卫说:‘昨天压出来多少油?’守卫答道:‘八斗’。冥官说:‘押下去,快压一石六斗来。’主人被拉出去,已经不能说话了。第二天见主人面带喜色。冥官问:‘压到油了吗?’守卫答道‘没有。’冥官问及原因,回答说:‘他们家请僧人诵经超度,一听见诵经声,铁梁就断了,所以没有压到油。’主人趁机请求冥官放了我,还让我转告大家:‘全靠你们请僧诵经念佛,免除了我的大苦,但是我还没有完全脱苦,请再为我多印经、造佛像,罪业也许就免除了。从今以后,祭祀的时候千万不要杀生,不但我吃不到,反而会增加罪报。’”

[按]去世之后不能让奴婢继续服侍自己,犹如罢官之后不能继续差使衙役。诵经为亡人超度,亡人能够获得福报;杀生为亡人祭祀,反而增加亡人的罪业,常理本是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