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谴不悟(文昌化书)

【原文】帝君曰,蜀郡之民多机变,巧于求利。东郭黎永正,本工轮舆,厌其作重而货迟,乃改业治斗斛,寻又治权衡。逾年,人有以深斗重称为嘱者,倍取其值而与之。又能作空中接丝之称,折底隆梁之斗。其术愈精,其用愈广,其孽愈重。

予乃遣里域神段彦,于其梦中挞之,寤而未悔。复使其两目废明。年未四十,妻弃而他之,二子生而亦盲,苦态万状。然彼舍此,别无生理,于是以手代目,揣摩广狭,臆度长短,以应人求。左手五指,朝伤暮残,脓血甫干,寻复被苦,至于指节零落,不能执持。然后行乞于市,自道其罪,三年而死。二子亦相继饿殍。由是用其斗称者少戢焉。

[按]绍兴有人,僦居苏郡,巧作烊银罐,偷银。康熙丙子年七月初三日,正作此器,忽有人揭去其顶上之屋瓦,彼伸手掩之,雷忽劈去其半臂。身虽未死,然不能举一物。故器用之稍涉于欺者,皆有干于造物者也。

【译白】帝君说:蜀地的人很多都会机械变诈、善于谋取利益。东郭的黎永正,本来是做车子的,厌恶工作繁重而且出货缓慢,就改行做斗斛了,后来又做衡器。过了一年,有人找他做深斗、重称,他就加倍要钱。还学会了做空中接丝,折底隆梁这样不公平的称和斗。他的技术越精湛,使用的人就越多,他造的恶业就越重。

我就派遣这里的天神段彦,在他的梦中鞭挞他让他悔过,可他醒来后还是不知悔改。又让他双目失明。还没到四十岁,他的妻子就改嫁了,两个孩子生来就是盲人,苦不堪言。但是他除了干这一行,没有其他活命的本事了。于是就用手代替眼睛,揣摩宽窄、长短,来应付这些需要的人。左手的五个指头朝伤暮残,脓血还没干,就又增加了新的痛苦,最后指头都断掉,不能做事了。后来在街上以乞讨度日,诉说着自己的罪状,三年就死了。两个孩子也相继饿死了。这样那些商贩才不敢用他做的斗称了。

[按]有个绍兴人,租住在苏州。善于做烊银罐偷银子。康熙丙子年七月初三,正在家里做烊银罐,忽然有人把屋顶上的瓦揭去,他伸手掩盖,巨雷忽然劈断了他的半个手臂。虽然没死,但是却不能拿东西了。所以说制造的器皿稍微涉于欺诈的人,必定会遭到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