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教现果(出魏书)

【原文】北魏司徒崔浩,博闻强记,才智过人,太武帝甚宠任之。而独不信佛,劝帝毁教灭僧。见妻郭氏诵经,怒而焚之。崔颐,崔模,其弟也,深信三宝,见佛像,虽粪壤中必拜。浩笑而斥之。

后浩以国书事,触怒太武,囚之槛车,送于城南,拷掠极其惨酷。更使卫士数十人,溲溺其上,哀声嗷嗷,闻于道路。自古宰执戮辱,未有如浩者。崔氏之族,无少长,皆弃市。惟模与颐,以志向不合,独得免焉。

【译白】北魏时期的司徒崔浩,博闻强记,才智过人,深得太武帝宠信。可是崔浩唯独不信佛教,劝说太武帝废除佛教。看见他的妻子郭氏诵经,就愤怒的把经书焚烧了。他的弟弟崔颐、崔模深信佛教,见到佛像,纵然是在粪堆中也必定会礼拜。崔浩讥笑并斥责他们。

后来崔浩因为撰写北魏国史《国书》,激怒了太武帝,被囚禁在囚车里拉到城南严刑拷打,极其残酷。轮换把守的卫士多达数十人,用粪尿泼他,受到莫大的侮辱,道路上充满了他的哀号声。自古以来官员受的酷刑及侮辱,没有像崔浩那样残酷的。崔氏家族中,不论老少,都被处以死刑。唯独崔模和崔颐,因为笃信佛教,与崔浩志向不同,得免灾难。

【原文】[按]太武灭法之后,有沙门昙始者,振锡诣阙。帝遣斩之,无伤。帝怒,抽佩刀自斩之,亦不伤。投之虎槛,虎皆怖伏。乃复以天师寇谦之,至其所,虎遂咆哮欲噬。帝始惊悟,延之殿上,再拜悔罪,许以复教(见北山录)。嗟乎!三教圣人,无非欲化人为善耳,岂愿各立门庭,絜(xié)长较短哉!

秦始皇惑李斯之计,焚书坑儒,卒之身死沙邱,李斯赤族。

汉之桓、灵,唐之昭,宣,惑于宦官嬖幸,尽诛天下名士,而助者杀身,主者亡国(俱见资治通鉴)。

魏太武惑于崔浩,毁寺焚经,不四三年,崔浩赤族,魏太武父子皆不得死(出魏书)。

周武帝惑于卫元嵩而灭法,不四五年,元嵩贬死,武帝忽遇恶疾,遍体糜烂,年三十六而崩,末路丑恶,所不忍言(出周书)。

唐武宗信赵归真,李德裕,毁天下佛寺,不一年,归真被诛,德裕窜死,武宗三十二而夭,身无继嗣(出唐书)。

五季之君,莫贤于周世宗,然不知佛法,遂至毁像铸钱,故不六年,而社稷殒灭(出通鉴)。

究竟秦废儒后,未及三十年而儒教复兴;汉唐禁锢后,未及数年而士林渐盛;魏废教后,七年而即复;周废教后,六年而即复;唐废教后,不一年而即复。岂非仰口唾天,反污其面乎?李斯,崔浩最为灭儒灭释之首,故其受现报尤为惨酷。宋徽宗虽改天下寺院为道观,然未至灭法,故身虽被辱,而国祚复延。此皆前事之彰灼可考者。

伏愿普天之下,皆仰体广行三教之意,儒者为儒,释者为释,道者为道,戮力同心,共襄治化,彼此无相诋毁。是则天下生灵之厚幸已。

【译白】[按]太武帝灭佛法以后,高僧昙始进谏太武帝,让他重兴佛教。太武帝命士兵斩杀昙始大师,却伤不到他。太武帝大怒,自己抽出佩刀向大师砍去,大师还是没有受到伤害。把大师关进老虎笼里面,老虎都畏惧顺服。又把国师寇谦和老虎关在一起,老虎随即咆哮着要吃他。太武帝大惊失色,悔悟灭佛之事。把大师请到殿上,一再叩拜,忏悔他灭佛的罪过,并答应大师,恢复佛教。唉!三教圣人无非是希望教化众生为善,怎么会有门庭之分,计较长短呢?

秦始皇偏信李斯谗言,焚书坑儒,结果在沙邱遇刺身亡,李斯被诛灭全族。

汉朝的桓帝、灵帝,唐朝的昭宗、宣宗,被宦官宠妾所迷惑,宠信他们,尽杀天下名士,最后辅臣也被杀,无人辅佐,身死国亡。

魏太武帝被崔浩所迷惑,毁灭佛教,不到三四年,崔浩就被诛灭全族,魏太武父子也都没得好死。

周武帝被卫元嵩迷惑而灭法,不到四五年,卫元嵩就被贬而死,武帝忽然得了恶病,全身糜烂,三十六岁就死了。临死时受极其严重的痛苦,不忍心用语言形容。

唐武宗宠信赵归真、李德裕,毁坏全国的佛寺,不到一年,赵归真就被诛杀,李德裕被流放而死,武宗三十二岁就夭折了,还没有留下后代。

五代的君主的贤能没有能超过周世宗的,但周世宗因为不信佛法,毁坏佛像,用来铸造钱币,所以不到六年国家就灭亡了。

算起来秦始皇废除儒家后,不到三十年,儒教就复兴了;汉唐两代禁锢儒家后,没有几年,儒教就又兴旺起来了。北魏废除佛教后,七年就恢复了;周武帝废除佛教后,六年就恢复了;唐朝废除佛教后,不一年就恢复了。那些废除佛教的人,岂不是仰天吐痰,反而玷污了自己的脸吗?李斯、崔浩可以说是灭儒灭佛的首犯,所以他们现世受报也最酷烈。宋徽宗虽然改天下寺院为道观,但还没有灭法,所以他虽然身受污辱,但帝位还可以延续。这些都是历史上的真事,有据可查。

伏愿普天下的人都能够认识到广行三教的真实意义!在儒教做真正的儒弟子,在佛教做真正的佛弟子,在道教做真正的道士,齐心协力,一起劝化、教导世人,彼此不互相诋毁,这是天下人民的大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