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恩护法(金汤编)

【原文】宋吕蒙正,字圣功,太宗时举进士第一,累官参知政事,封许国公。方公之微也,尝寄迹僧寮,得安意书史。后执政十年,郊祀俸给皆不请。帝问其故,对以私恩未报。诘之,以实对。帝曰,僧中有若人耶。赐紫袍以旌之。所得恩俸,悉与寺僧,以酬宿德。

公于晨兴礼佛,必祝曰,不信佛者,莫生吾家。愿子孙世世食禄,护持三宝。后从子夷简,封申国公,每遇元日,拜家庙后,即叩礼广慧禅师。申公之子公著,亦封申国公,于天衣禅师亦如之。左丞好问,于圆照禅师,亦如之。左丞之子用中,于佛照禅师亦如之。世世贵显奉佛,果符公愿。

[按]经言,诸佛之恩,过于父母。夫父母之恩,至深重也,反谓佛恩过之,何哉。盖父母之恩,止于一世;诸佛之恩,尽未来劫。父母之恩,但养色身;诸佛之恩,济人慧命。又父母训诲,不过导以名利,若或误用,反能造业;诸佛菩萨,能示以究竟法门,苟从其教,疾出轮回。父母若遇逆子,便发瞋恨;诸佛菩萨,虽遇谤佛谤法之人,悲悯无已。不特此也,父母爱其子,原望养生送死;至诸佛菩萨,毫无希望,虽度尽众生,初无能度之想。故世间第一负恩之事,无如谤佛。吕公不愿此种来为子孙,识亦卓矣。

【译白】宋朝吕蒙正,字圣功,在太宗时期考中进士第一名,官至参知政事,太宗封他为许国公。他在名声未显之时,曾经住在寺院,得以安心用功读书做学问。后来执政十年之间,郊外祭祀天地得到的钱财以及自己的俸禄都不领取。皇上问及原因,他说因为有私恩还没有报答。皇上问具体事由,他才据实报告以前曾受寺院僧人恩惠,得以安心读书的事。皇帝感慨的说:“僧人中也有这样的人!”随后赐官服表彰他。他把皇上赐的财物,都供养了僧人,以此感谢以前的恩德。

吕公每天早上起来礼佛的时候都会祈祷:“不信佛的不要生到我家中,愿我子孙后代都能为官,护持三宝。”后来他的侄儿夷简,被封为申国公,每逢大年初一,拜过家庙后,就去拜见广慧禅师。申国公的儿子公著,也被封为申国公,经常去亲近天衣禅师。左丞好问,经常去拜见圆照禅师。左丞的儿子用中,经常去拜见佛照禅师。世世代代皆是显贵奉佛,果然满了吕公的愿。

[按]佛经上说:“诸佛的恩德胜过父母。”父母的恩德很深重,反而说佛恩胜过父母恩,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父母恩德只有一世,诸佛的恩德是生生世世。父母的恩德是养育我们的身体,诸佛的恩德是成就众生的法身慧命。父母对我们的教导,不过是让我们求取名利,如果误用,反而会造恶业;诸佛菩萨,教我们了生脱死的究竟法门,如果依教修持,必定能迅速出离生死轮回。父母如果遇到逆子,就会生起憎恨之心;诸佛菩萨即使遇到谤佛谤法的人,也只有无尽的慈悲和怜悯。还远远不止这些,父母爱自己的孩子,是希望儿子为自己养老送终;诸佛菩萨,对众生没有丝毫求回报之心。所以说世间第一忘恩负义的事,莫过于谤佛谤法。吕公不愿意这样的逆恶种子生到自己家里,真是见识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