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土闻经(汉法本内传)

【原文】汉明帝遣蔡愔(yīn),秦景,王遵等十八人,至天竺国,得梵僧摩腾,竺法兰,及佛经,图像还。帝问,法王出世,何以教不及此。腾曰,天竺,乃大千世界之中,诸佛出世,皆在于此。余处略偏,佛故不出。然百千年后,皆有圣人传教往化。时帝大悦。

永平十四年正月朔旦,五岳诸山道士褚善信等六百九十人上表,请与梵僧较试优劣。帝敕尚书令宋庠,于此月十五日,大集白马寺。南门设立三坛。道士将道经三百六十九卷,置于西坛。二十七家诸子书二百三十五卷,置于中坛。奠食百神,置于东坛。明帝设行殿,在寺门道西,置佛舍利及经。

道士皆以荻(dí)火绕坛,临经涕泣曰,人主信邪,道风衰替。敢延经义在坛,以火验其真伪。便放火烧经,并成灰烬。种种咒术,皆不能验。道士相顾失色。太傅张衍曰,卿今既无一验,宜从佛剃发矣。褚善信等,惭不能答。

佛之舍利,放五色光,上空如盖,覆日映众,得未曾有。摩腾禅师踊身高飞,神化自在。法兰师为众说法,开化未闻。时司空刘峻,后宫阴夫人及道士吕惠通等,共千余人,并求出家,帝皆许之。遂建十寺,广兴佛法(至今洛阳尚有燔经台遗迹)。

[按]晋建安中,丁德慎为凝阴令。有北界妇人,忽作外国语,观者如市。遂索纸笔,作外国书,俄成五纸,投笔教人读,人皆莫识。有数岁儿,偶在妇旁,妇即指曰,此儿能读。小儿得书,即以外国语读之,观者惊愕。德慎遣吏赍书,诣许下寺,以示梵僧。僧惊曰,斯乃佛经中语也,此土偶亡数行,正忧道远难得。遂留写之。

【译白】汉明帝派遣蔡愔(yīn)、秦景、王遵等十八人,到印度请来了印度高僧摄摩腾、竺法兰以及佛经、图像。皇帝问:“释迦牟尼佛出世,为什么不到中国传教?”摄摩腾回答说:“印度,是大千世界的中心,诸佛都在这里降生、传教。其它地方略偏,法缘不足,所以佛不出世。但是百千年后,都有圣人到各地传播佛教。”当时,皇帝听后大喜。

汉明帝永平十四年正月初一,五岳诸山道士褚善信等六百九十人上表给皇帝,请求与印度高僧比试高低。皇帝命令尚书令宋庠于当月十五日,召集双方在白马寺比试。在白马寺南门设立三个法坛:道士将道经三百六十九卷放在西坛上,把二十七家诸子书二百三十五卷放在中坛上,奠食百神放在东坛上。明帝在寺门路西设置行宫,放置佛祖舍利和佛经。

道士用燃烧的荻草,绕坛而行,对着经典哭泣说:“皇帝信奉邪法,道风衰微。我们斗胆把道教经典放在法坛上,用火检验它的真伪。”于是就放火烧经,所有的道教经典都被烧成了灰烬。种种咒术,都不灵验。道士们相对而看,大惊失色。太傅张衍说:“你们这些人今天的作为没有一处灵验,应该剃发学佛。”褚善信等人非常惭愧,答不上话。

当时,佛祖舍利放出五色光,上空如盖,遮住了太阳的光芒,映照在众人身上,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景象。摄摩腾禅师踊身高飞,神通自在。竺法兰法师为众人讲经说法,教化未曾听闻佛法的大众。当时,司空刘峻、后宫阴夫人和道士吕惠通等,共有一千余人,一起请求出家,明帝都允许了。随后建造了十座寺院,广兴佛法。

[按]晋建安年间,丁德慎为凝阴县令。当时有一个北方来的妇人,忽然口说外国话,围观的人特别多。这个妇女又要来纸和笔,写出外国文字,一会儿就写满了五张纸,然后放下笔让人读,大家都不认识上面的字。恰好在这个妇女身边站着一个只有几岁年龄的小孩,妇女就指着小孩说:“他能读。”小孩拿着纸,就用外国语言读了出来,围观的人都很吃惊。

丁德慎就派人拿着这个妇女写的字到寺院去给印度高僧看。印度高僧看后吃惊地说:“这上面写的是佛经中的经文,正是这里的佛经遗失了的几行经文,我们正在为去印度路远经文难得而忧虑呢。”于是就把这几张经文留下来抄写。

下附事例六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