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友全信(梁高僧传)

【原文】汉洛阳僧世高,安息国王太子也。幼以至孝闻,赋性聪慧,博极群书,精天文,医理,即鸟兽之音,无不辨之。自言前世出家时,有同学友好瞋,谏而不改,许以今世相度。

时值灵帝之末,乃振锡江南,度昔年同学,行至共亭湖庙。此庙素著灵异,商旅往来,能分风上下,祷祀者不绝。高未至时,神从虚空先告庙祝曰,某舟有沙门,可请上来。庙祝如其言,高同舟者三十余人皆随往。

神曰:“吾昔在外国,与师学道,今为此庙之神。周回千里,皆吾所治。以宿生布施故,享福甚多;以瞋恚故,堕此神报。吾命且尽于旦夕,以祷祀多杀,恐堕地狱,愿师救吾。吾有绢千匹,并杂玩宝物,可为我营修佛事。”

高请相见,神曰:“我形甚丑,众人必惧。”高曰:“无妨,众不怪也。”神从床后出头,乃是大蟒,不知尾之长短。至高膝边,高向之持咒数遍,嘱咐数声,蟒悲泪如雨,身形即隐。高取绢物辞去,即为建造东寺,以资冥福。

未几,有一少年,跪而谢高,倏然不见。高曰,此即共亭庙神也,得离恶形矣。后有人于大泽中,见一死蟒,身长数里。即今浔阳郡蛇村也。

[按]水陆神祇,若受荤血祷祀,未有不堕地狱者。世俗不知,一遇疾病,辄问卜求神,肆行杀害。徒累病人,雪上加霜,从苦入苦。此正所谓呼诸魍魉,请乞福佑,欲冀延年,终不能得者也。

东岳圣帝,于唐以前,亦曾偶用荤祭,故急求元珪禅师授戒(事在唐高僧传),况其他乎。此亦信中之一耳,然能不爽前世之约,信何如之。

【译白】汉朝时期,洛阳有位高僧名叫安世高,是安息国的太子。安世高幼时就以孝敬闻名,天性聪慧,博览群书,精通天文、医理,即使是鸟兽的语言,也能够辨识。他说自己前世出家时,有位同参道友嗔心很重,屡次劝谏都不能改正,就向这位同学许诺今世度化他。

当时正值汉灵帝末年,安世高就信守诺言到江南度这位同学,就到了共亭湖庙。这座庙中的神灵素来灵验,商旅往来,能够把风分成两个方向,分别助商旅前行。前来祷告祭祀的人络绎不绝。安世高未到时,庙神就在空中先告诉庙祝说:“某艘船中有位僧人,你可以请他上来。”庙祝就按照庙神的话到船中去请安世高,与安世高同船的三十多人也都一起跟随而来。

庙神说:“我当年在外国与这位法师一起学道,现在成了这座庙的神灵。周边千里都归我管辖。因为我宿世布施的缘故,所以享福很多。但由于瞋恚的恶业,堕落为庙神。我的寿命马上就要尽了,人们因为祭祀我而杀生太多,恐怕我死后将要堕入地狱,请法师救我。我有千匹绸缎和一些杂玩宝物,可以用来为我做佛事。”

安世高请庙神出来相见,庙神说:“我外形非常丑陋,众人看到必定会很恐惧,怕惊吓到大家。”安世高说:“不要紧,大家不会怪你的。”庙神就从床后探出头,原来是一条大蟒蛇,不知它的尾巴还有多长。它爬到安世高的膝边,安世高向它念了几遍咒语,嘱咐几声,蟒蛇顿时泪如雨下,隐去身形。安世高取了庙里的绸缎宝物等物品,随后即建造了东寺,为庙神修积功德。

不久,有一个少年跪到安世高面前道谢,忽然就不见了。安世高说:“这个少年就是共亭庙神,已经脱离恶道了。”后来,有人在大泽中看到一条死蟒,身体有几里路那么长,那个地方就是现在浔阳郡的蛇村。

[按]水陆神灵,如果接受荤血祭祀,没有不堕落地狱的。世俗之人不懂,一遇疾病,就问卜求神,肆意杀生祭祀。这样做只会使病人病情加重,使其雪上加霜,从苦入苦。就像古语说的“求鬼魅魍魉赐福延寿,是做不到的”。

东岳圣帝,在唐朝以前还偶尔享用世人供奉的荤血祭祀,因而后来急求元珪禅师授戒,何况其他神灵呢?这也是信的一个事例,然而能够不违前世之约,又是多么守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