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兄

【原文】[发明]兄弟之间,形骸虽异,然以父母观之,其爱同也。故彼此睽离 〖睽(kuí),不合〗,未有不伤亲之心者。人能互相友爱,则悌也,而孝存乎中矣。但言敬兄,不及弟,省文也。

◎手足之谊,每伤于妇人。妇人之贤者虽有,而不肖者甚多。惟其见小不见大,知己不知人,故争端易起。无如世间男子,偏信妇人,兄弟虽万语千言,安能及妻妾之一诉乎。

所以极刚之夫,遇妻而柔;极勇之夫,遇妻而怯;极智之夫,遇妻而昏;极贵之夫,遇妻而奴;极果断之夫,遇妻而不决;极鄙吝之夫,遇妻而慷慨;极倨傲之夫,遇妻而低头;极方正之夫,遇妻而谄媚。虽以君父之尊,不能强其忠孝;独有闺中一妇,左提右挈而有余。可怜哉!五浊恶世之兄弟也,安得家家有贤妯娌,使之式相好,无相尤也

【译白】[发明]兄弟之间,形体虽然不一样,但是在父母眼中,对他们的关爱都是相同的。因此,如果兄弟不和,没有不伤父母心的。人能够互相友爱,就是悌,孝也就在里面了。只说尊敬哥哥,没有说到弟弟,是省文的笔法。

◎手足的亲情,常常被妇人损伤。贤良的妇人虽然有,但不贤良的妇人总占多数。只因为她眼光短浅,见小不见大,知己不知人,所以容易起争端。无奈世间男子,偏信妻子,兄弟们纵然是千言万语,也比不上妻妾的一句谗言。

因此,极其刚强的男人,遇到妻子会变得很柔弱;极其勇敢的男子,遇到妻子会变得很怯懦;极其智慧的男子,遇到妻子会变得很昏聩;极其尊贵的男子,遇到妻子会变得跟奴隶一样;极其果断的男子,遇到妻子会变得没有主见;极其吝啬的男子,遇到妻子会变得很慷慨;极其傲慢的男子,遇到妻子也会低头;极其方正的男子,遇到妻子会变得谄媚。虽然有君父的威严,也不能强迫他们忠孝。独有闺房中的女人,却能够随心所欲的指使男人。可怜啊!五浊恶世的兄弟们。怎么才能够家家都有贤良的妯娌,使她们彼此友好,不互相抱怨呢?

下附征事二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