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尽瘁(田叔禾阿寄传)

【原文】明淳安徐氏,兄弟析产,伯一马,仲一牛,季寡妇,得一阿寄,寄年五十余矣。寡妇泣曰,马可乘,牛可耕,老仆徒费吾菜羹。寄曰,主谓吾不若牛马耶。乃为画策营生。

寡妇悉簪珥,得十二金。寄入山贩漆,期年而三其息。又二十年,致产数万金。为主母嫁三女。又延师教两郎君,皆娶名家女,赍聘累千金,又援例入太学。见徐氏之族,虽幼必拜,生平未尝睇 〖(dì)斜着眼看〗视主母,女使虽小,未尝并立。及病,且死,尽出其巨细帐目,以奉主母。曰,两郎君可世守之,老奴牛马之报尽矣。视其私居,无寸丝粒粟,一妻一子,衣特蔽体而已。

[按]如此存心,如此循分,如此谋画,虽大贤何以加之。乃竟得之村鄙小民,异矣。

【译白】明代淳安一户徐姓人家,兄弟分家,老大分得一匹马,老二分得一头牛,最小的是个寡妇,分得一个叫阿寄的仆人,阿寄已经五十多岁了。寡妇哭着说:“马可以骑,牛可以耕地,老仆人只会浪费我的粮食。”阿寄听后对她说:“主人以为我比不上牛马吗?”于是就为她谋划营生。

寡妇把首饰卖掉,得到十二金。阿寄带着金子入山贩漆,一年就得到三倍利润。又过了二十年,产业已经达到几万金,阿寄为寡妇嫁了三个女儿,又聘请老师教育她的两个儿子,都为他们娶了名门之女,仅聘礼就有数千两金,又让他们入国立大学读书。阿寄见到徐氏家族的人,即使是很小的孩子,也要礼拜,一生从来没有斜着眼睛看过主人,主人的女使虽然年小,也没有和她平起平坐过。

阿寄到了病重将死的时候,把明细帐目都拿出来呈给主母,说:“两个少主人可以守此家产,我报答主人的时间尽了。”看阿寄住的地方,没有丝毫财物,一个妻子,一个儿子,衣服仅能蔽体而已。

[按]这样的存心,这样守本分,这样为主人谋划,即使是大贤人也不能超过,竟然在一个村野小民那里做到了,真是难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