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示敕

【原文】太仓黄建安,讳立德,见苏松困于浮赋,日廑忧思 〖廑,同勤〗。每晨兴礼佛,必叩天祷告,求豁两郡浮粮。又具呈当事 〖即当政者〗,不遗余力。人皆笑之。

庚寅秋病,入冬渐剧。至十一月晦,已水不沾唇者数日。其夜五鼓,忽梦帝君传至丹陛 〖宮殿的台阶〗,谕曰,汝数久当告终,因志切减粮,延尔寿算。遂口授一诰敕,凡三次传诵,而后记忆。开目惊视,方知身在床褥,而精神忽觉健旺,旧病顿若捐除,乃急起盥手,挑灯磨墨。

时家中为送建安之亡妹节母出殡,独留一老妪守门,忽见经月卧病之家主,端坐灯前书写,不胜错愕。天明后,其表弟郭雉先,同孔尔忠,来问疾,见之,亦复大骇。遂乘肩舆,往乡送殡,与宾朋酬酢,奔走街衢,毫无倦容,饮食亦忽然如旧。相知者无不以为美谈。时建安已七十有七,乃谢绝世事,长斋学佛。又数年,无疾而逝。

[按]读帝君诰敕,其略云:咨尔立德,藐焉茕独,泡影颓龄。发心为三百年积困思苏,矢愿普亿万户穷檐乐利。奚啻蜉蝣之撼泰华,精卫之塞溟沧。虽然,九仞一篑,进由吾往。天地之道,至诚无息。圣贤之功,有进无退。庶几黾勉 〖黾(mǐn)勉,努力〗,无怠初心。观此,则知浮粮一事,原在人为,如人上山,各自努力。

【译白】太仓人黄建安,名立德,看到苏州、松江两地因赋税繁重而受累,每天都很忧愁。黄建安每日早上起来拜佛时,必定叩首祷告,祈求免除两郡的赋粮。又把这件事情写下来呈交给当政者。因他不遗余力地做这件事情,众人都笑话他。

黄建安庚寅年秋天生病,进入冬天之后病情逐渐加重,到了十一月三十那天,已经是好多天没有喝水了。当天夜里五更的时候,忽然梦到帝君传他到宫殿前对他说:“你的寿命原本早就到头了,因为你恳切祷告减粮的善举,所以延长了你的寿命。”帝君就口授一道诰敕,黄建安念诵三次就记住了,睁开眼睛一看,才知道自己躺在床上,而这时精神忽然觉得非常旺盛,旧病顿时就消除了。于是急忙起来洗手,点上灯,磨了墨,把帝君的诰敕写了下来。

当时家中因为给建安去世的妹妹送葬,只留下一个老妇人看门,忽然看见卧病在床的主人,端坐在灯下写东西,非常惊讶。天亮之后,黄建安的表弟郭雉先与孔尔忠来探望他,看到他病好了,也很吃惊。黄建安当天就坐上竹轿,去给亡妹送殡,与宾朋好友问候应酬,在大街上来往奔走,没有丝毫疲倦,饮食也忽然与以前一样。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没有一个不把它当做美谈的。当时黄建安已经七十七岁了,就谢绝世事,吃长斋学佛。又过了几年,无疾而终。

[按]读帝君的诰敕,大概意思是:“君子立德啊,稀少难得,立志坚定,孤独无依,年虽衰老,心愿不移,发心改变三百年的积弊,誓愿要让亿万户穷人得到利益。不要取笑蜉蝣撼泰山,精卫添沧海。虽说不容易,只要坚持,就能够达到目的。天地的大道,在于至诚不息,九仞高山也能被箩筐挑尽。圣贤的事业,在于精进不退。要勉励自己,不要退失了初发心。”看到这个诰敕,就知道黄建安祈求免去两郡浮粮的事情全在人为,如同人们爬山一样,全靠各自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