毙蛇抵命(现果随录)

【原文】我邑故宗伯顾锡畴,在温州,为副将贺君尧所杀。未几,降乩(jī)于门人张调鼎家,曰,吾前生误杀一蛇,今蛇为贺君尧,前六月十六,已害我于江中。因果应受,可语我两儿,勿事报仇。张犹未闻公讣,急遣人至温访之。时太仓吴国杰在温,宴公于江心寺,明晨报公被害,广遣渔人觅尸,无有。夜梦公立水中曰,我前世为天台僧,击毙一蛇,今抵其命。承君厚意,以前世为我徒孙故也。但向某湾寻之,即得矣。如言复觅,果得尸,扶榇归昆葬焉。[按]公前世为天台僧,后世位至宗伯,且文章节义,俱卓卓可传,然犹难免毙蛇之报。况来历万不及此者乎。世之杀蛇者,勿徒以叔敖为藉口也。

【译白】我的同乡曾经是礼部尚书的顾锡畴,在温州被副将贺君尧杀害。不久之后,亡灵在门徒张调鼎家的乩坛上降临,说:“我前世误杀了一条蛇,今天的贺君尧就是当年我杀害的蛇投胎的,六月十六日,已经把我害死在江中了。我前生误杀蛇,今天我被蛇所杀,是我应当承受的因果报应,请转告我的两个儿子,让他们不要报仇。”当时张调鼎还没接到顾锡畴死亡的讣告,急忙派人到温州查访。当时太仓的吴国杰在温州,前一天在江心寺设宴招待顾锡畴,第二天早上,有人报告说顾公已经被杀害了,派了很多渔民去寻找尸体,却没有找到。夜里梦到顾锡畴站在水中对他说:“我前世曾是天台山的僧人,杀了一条蛇,今天抵偿了它的命。您这么优厚款待我,是因为您前世是我徒孙的缘故,只要到某水湾去寻找,就能找到我尸首。”吴国杰按照梦中的话去寻找,果然找到了顾锡畴的尸体,就护送顾锡畴的灵柩回昆山下葬了。[按]顾锡畴公前世是天台僧人,后世官位做到了礼部尚书,而且文章道德,都是可以传世,为人所效法的。然而却仍然难免杀蛇的报应。何况来历不如顾公的人呢?世上杀蛇的人,千万不要以效法孙叔敖来作为自己杀生的借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