鬻田济人(懿行录)

【原文】明饶裳,豫章人也,途中见有鬻妻远方,而泣别者。问其所需,弃田与之。岁大比,主司梦金甲神曰:“尔何不中弃田之子乎?”乃检一遗卷,中第三名,即公也。及宴鹿鸣,乃知其故。三子,景晖、景曜、景暐,相继登第。

[按]田产资财,世人以之为命者也。而内典比之水中月,镜中花,梦中宝,何哉?只因目前暂经收管,后来总带不去耳。今之写田房契者,必曰:听凭永远管业。嗟乎!产是主人身是客,主尚不能永保其客,客又安能长有其主耶?

如必欲将所有带去,亦有带之之法。莫若作善布施,造人天福德之身,则安富尊荣,依然仍在。明乎此,则饶公之弃田也,乃其所以置产也。人能如此置产,即谓听凭永远管业,亦无不可。

【译白】明代的饶裳,是江西南昌人,在路途中看到有人准备把妻子卖到远方,夫妻双方正在流泪告别。就询问他们的困难之处,随后把自己的田地送给他们。后来到乡试的时候,主考官梦到金甲神对他说:“你为什么不选中施舍田地送人的考生呢?”于是主考官复查遗漏的考卷,让饶裳中了第三名。在考中后设宴庆贺的时候,主考官才知道其中的缘故。饶裳的三个儿子景晖、景曜、景暐都相继中了科举。

[按]田产钱财,是世人赖以生存的东西。但在佛经中把它们比作水中的月亮、镜子中的花朵、梦中的珍宝,都是虚幻无常的。为什么呢?因为田产钱财只不过是自己暂时保管而已,命终时是丝毫带不走的。如今写田产房产契约的人,必定会写到:“听凭永远掌管产业。”唉!产业是主人,身体是客人,主人尚且不能永远保有客人,客人又怎么能够永远保有主人呢?

如果一定想要把所有东西带走的话,也有带走的方法。方法无过于断恶修善、勤修布施,造就人天福德之身,那么就会依然安享尊贵。明白这个道理,就知道饶公布施田产,才是真正在购置产业啊。人能够以布施修善的方法购置产业,说他是听凭永远掌管产业,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