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善政

【原文】帝君曰,予既离恶道(遇佛之后),受形于赵国,为张禹之子,名勋。长为清河令,宽明自任,人不忍欺。待吏如僚友,视民如家人。吏有失谬者,正定之。驰慢者,勉励之。鲁莽者,教诲之。诡诈者,诘难之。争财贿者,以义平之。争礼法者,以情谕之。为贼者,使偿其赀。伤人者,使庭拜其敌。初情可悯者,犹宥之。本心可恕者,犹出之。必词穷心尽而后付之于法。若夫失出之罚,容恶之谤,予所不辞。为政五年,而雨旸以时,蝗疫不作,小民之祷颂兴焉。

[按]汉世良吏多矣,有如帝君之视民如伤、慈祥恻怛者乎。乃考之史鉴,但见曲诋张禹,而后人之善政无闻。然则史鉴,果可尽信乎哉。

【译白】帝君说:我遇到了佛陀之后,从恶道中脱离,后来投胎到了赵国张禹家,作了他的儿子,名叫张勋。长大后作了清河县令,为人宽仁贤明,不忍心欺压百姓。对待官吏如同朋友,看待百姓如同家人。官吏有做错事的,就帮他纠正过失。工作懈怠轻忽的,就劝勉鼓励他。做事鲁莽的,就教诲他。心机狡猾多诈的,就责问批评他。互相争夺财物的,就让他们明白道义,以此来平息双方的争执。争礼法的,就用情理来诫勉他们。作盗贼的,就让他们归还偷窃的财物,告诫他不要再违犯。伤害他人的,就让他在大堂向被自己伤害的人忏悔赔罪。犯罪最初的缘由可以怜悯的,就宽恕他。有的虽然是触犯了礼法但是存心并不邪恶的,依然不要过分定他的罪。一定要他把犯罪的情由清晰明了的说出来,自己对案子尽心尽力的处理,之后才把他们按律定罪。自己纵然是遭到“重罪轻判、容忍恶人”这样诋毁,也不担忧。在清河作了五年县令,风调雨顺,没有虫灾瘟疫等灾害,百姓感念我的恩德,都为我祈祷祝福。

[按]汉朝的好官很多,但没有像帝君这样体恤百姓疾苦,慈祥仁厚的。查询历史典籍,只能看到指责诋毁张禹的内容,而张禹后人善政爱民的记载却没有看到。这样看来,史籍也不能够完全相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