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冤立判

【原文】帝君曰,龟山之下,有何志清者,生二子,长曰无方,次曰良能。长男娶侯釜女,逾年,釜疾,女请归宁,与夫偕往,而忘其所欲持归之金环。正徘徊间,良能持环至,且言母亦有疾,望兄亟归。兄遂嘱弟送去,而自亟返省母。移时,嫂悔曰,吾家不数里可到,何烦叔送。于是良能亦返。而是夜侯家望女不至,明晨候于途,见女死而无首。釜遂物故。而釜家疑良能之逼嫂不从而杀也,乃控于所治。良能不胜刑,遂诬服,将就戮矣。

时龟山神艾敏,以冤来告。予察之,盖其夜有强贼牛资,与妻毛氏有隙,路逢侯氏,劫而逼之,取侯之衣,与毛相易。毛与侯,年相若也。枭毛之首藏之,弃尸于道,而私携侯氏归,故人皆莫识。予为追毛之魂,附资之体,借资之口,吐毛之辞,自陈而得实。于是资戮于市,女归于侯。而良能之冤始释。

[按]肉眼但能见人之身,鬼神则能见人之心,故阳法有枉而阴谴无逃。

【译白】帝君说:在龟山下,有一个名叫何志清的人,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名叫无方,次子名叫良能。无方娶了侯釜的女儿,过了一年,侯釜生病了,无方的妻子请求回娘家看望父亲,夫妻俩就一起前往,出门时却忘记了原本要拿回去的金环,走到半路想起来了,正在徘徊为难的时候,良能把金环送来了,并且说母亲也生病了,希望哥哥迅速回去。无方就嘱咐良能送嫂子回去,自己就迅速回家侍奉母亲。准备走的时候,嫂子后悔地对良能说:“我家离这边很近,走几里路就到了,何必劳烦小叔您送我呢?”于是良能也回家了。然而这天夜里侯家却没有等到女儿回来,第二天早上去路边等侯,却看到女儿已死,头也没了。看到这个情况,侯釜因悲伤过度随即死亡了。侯釜家人怀疑良能逼迫嫂子行苟且之事,嫂子不顺从,所以被杀,于是就向地方官府告状。良能受不了酷刑,被屈打成招,即将面临死刑。

当时的龟山山神艾敏,把良能的冤屈报告给了我。我调查了这件事,原来是那天夜里有个奸贼牛资,与妻子毛氏有隔阂,在路上恰好碰到侯氏,就劫持侯氏并逼迫她换下外衣,与毛氏的外衣换着穿。毛氏与侯氏的年龄差不多,牛资把毛氏的头砍掉藏起来,把尸体扔在了路上,而偷偷把侯氏带回了家,因此人们都没有辨认出来。我追回毛氏的魂魄并把她附在了牛资的身上,借助牛资的口,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最后,牛资在集市上被斩杀,侯氏也重新回家了,而良能的冤屈也得到了洗刷。

[按]凡夫的肉眼只能看到人的身体,而鬼神则能够看到人的起心动念,所以阳间法律或许有疏漏,但是阴间惩罚却是绝对逃不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