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之难

【原文】[发明]难有多端,约言之,不出七种,一水,二火,三官非,四盗贼,五刀兵,六饥馑,七疾疫也。在水火者,以拯拔为救。在官非者,以昭雪为救。在盗贼刀兵者,以脱离为救。在饥馑者,以财帛为救。在疾疫者,以医药为救。救均发于至诚,见人之难,如己之难,尽其智谋,竭其财力,使救之之念,十分圆满而后已。

难至而救,救之有形者也,孔子所谓“听讼吾犹人也”。复有一法,使人自然无难,其功更有倍焉,则孔子所谓“使民无讼矣”。何则?人之患难,皆前业所致,今世不种苦因,来生自无苦果。若能劝人不造杀盗淫妄之业,则救人之难亦多矣!是故救难于已然,所救有限;救难于未然,其救无穷。救难于已然,凡夫之善行;救难于未然,菩萨之修持。二者并行不悖。

【译白】[发明]危难有多种,大概来说,不超出以下七种:一水、二火、三官司、四盗贼、五战争、六饥荒、七疾病。众生遇到水火灾难的时候,以帮助众生脱离作为拯救的方法。百姓遭遇冤屈官司的时候,以帮他们洗清冤屈作为拯救的方法。百姓遇到盗贼、战争,以救百姓脱离危难作为拯救的方法。遇到饥荒年月,以施舍财物粮食作为拯救的方法。遇到疾病,以施舍医药作为拯救的方法。无论是哪一种救助,都需要发至诚心,同体心,见到众生受苦受难,就如同是自己受苦受难一样,尽力发挥聪明才智,付出全部钱财、力量,让救人的这个善念、善行,达到十分圆满。

危难到来才进行解救,只能救助一时,是从外面有形的地方进行救助,就是孔子所说的:审理案件时,我和别人一样希望解决问题,使问题不再发生。还有一种方法,能够让众生自然免遭灾难,功德要超过挽救有形之难的几倍,就是孔子说的让百姓自然不会遭遇问题,不打官司。是什么方法呢?

人们之所以会遭受灾难,都是过去生中所造作的恶业感召的,今生如果不种苦因,来生自然就不会得到苦果。如果能够劝化人们不造杀、盗、淫、妄等恶业,那么就是在无形之中救拔了很多人的灾难。所以,等到众生遭受灾难才进行救助,这样的救助是有限的,一时的。劝化人们不造恶因,以这种方法来把众生的灾难化解于无形之中,这样所救的众生就无量无边了。

挽救已经发生的灾难,这是凡夫的善行;挽救尚未发生的灾难,这是菩萨的修持。这两种方法要同时努力去做,两者之间并没有丝毫妨碍。

下附征事二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