殛(jí)罚淫神

【原文】帝君曰,予既为诸山之王 (在周朝末年),凡所部山川,水旱丰凶,妖祥功过,皆得治之。青黎山神高鱼生,悦部民孙涤女,拘其魂而乱之 (可以拘其魂而乱之,亦可拘其魂而罪之矣。然则所谓锉烧舂磨,且无所施之说,岂非儿童之见)。为邻封白池龙神所察。予觇之,与女俱讯,既伏其辜,归其魂,女乃苏。鞭鱼生背三百,黜之。而山下有故孝子吴宜肩,尝为父刺血写楞伽经四卷 (观此,则扬雄,刘向所谓尝见佛经之说,益有据矣),寿终三年,未有所受。予为保奏以代之,帝报曰可。自是大小之神,咸知敬畏。

[按]六天皆有欲念,但天福愈重,则欲事愈轻耳。山川之神,大抵罪福参半者多。悦女拘魂,理所有也。

【译白】帝君说:我做为各山之王 (当时在周朝末年),凡是我所管辖的山川,旱涝丰灾、吉凶功过,都由我治理。青黎山神高鱼生,喜欢所管辖的百姓孙涤之女,就把她的灵魂抓来与自己淫乱 (可以抓来灵魂淫乱,同样也可以把灵魂抓来治罪。认为“人死之后灵魂消散,无法使用种种刑法”的这种说法,难道不是无知孩童的见解吗)。临近的白池龙神察觉后告诉我此事。我调查这件事,把高鱼生和孙涤女抓来一起审讯,高鱼生服罪后,遣还了孙涤女的魂魄,女孩才苏醒过来。我鞭打高鱼生背部三百鞭,废除了他的官职。

山下有个已死的孝子吴宜肩,曾经刺血为父亲写了四卷《楞伽经》 (看到这里,扬雄、刘向所说曾经看到过佛经的说法,更加有根据了),去世三年,还没有授予职务。我向上帝举荐吴宜肩,报告他的孝行事迹,让他代替鱼生的职务,上帝说可以。从这件事之后,无论是大神小神,都对我尊重敬畏。

[按]欲界六天都有欲念,但是福报越大,淫欲的念头就越少。管理山川的神,大多都是罪福各占一半。摄取心悦女子魂魄的事情,确实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