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兴儒

【原文】帝君曰,予方游人间,至会稽山阴。见一隐者(即圣父),年五十许,焚香叩天祈嗣。时仲春丙夜,天文焕烂,张宿昭然在上,而隐者适姓张,予于是生焉。

然予乡剪发文身,习为夷俗。予既成童,心甚不乐。乃寻冠履,自习礼文(儒服儒冠,自此而始)。内外莫不以予为异。及其久也,从予者十有七八。

一日有耆(qí)旧谒予父,口诵唐虞大训数篇(即成王顾命所陈者),曰,中国有使人传此。予好之,就彼习焉,随口记授无遗。于是愿学者,从而习之,皆以予为师焉。

[按]孔子之生也,以圣母祷之于尼山。帝君之生也,以圣父祈之于苍昊。诞生皆不凡矣。然孔子振木铎于周之衰,而显示微言于万世。帝君扬文教于周之盛,而阴操黜陟于千秋。岂非为道不同,同归于治者哉。

【译白】帝君说:“我的神识在人间飘游,来到会稽山北面,看到一位隐士(就是帝君的父亲),年龄有五十岁左右,正在焚香拜天祈求子嗣。当时正是二月初三日的夜晚时分,天上星月灿烂,二十八宿中的张宿清晰地挂在天上,而这个隐士也恰巧姓张,于是我就在这位张姓人家里投胎出生了。

在我的家乡,有剪发纹身等风俗习惯,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后来我年龄稍大一些,在十五岁左右的时候,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很不快乐。于是便寻找儒家的帽子和鞋子,自己学习礼仪(儒家衣服和帽子,从此在我的家乡流传开来)。开始的时候家人和乡里人没有不认为我行为怪异的,时间久了以后,效法我的人,家乡十个人中就有七、八个人那么多。

一天父亲的老朋友来拜访父亲,他读诵了几篇古代圣王尧舜的教诲,说:“中国有人继承圣贤的道统。”我十分感兴趣,就跟随他学习,他平时随口所说的话,我都记述下来,没有丝毫遗漏。这时候愿意学习的,就跟随着我学习,都拜我为老师。

[按]孔子之所以能够出生,是因为孔子的母亲向尼山至诚祈祷的缘故。帝君之所以能够出生,是因为帝君的父亲向苍天竭诚祈求的缘故。他们的出生都是不平凡的。然而孔子在周朝衰微的时候创立儒家思想,宣扬道德于千秋万世。帝君在周朝鼎盛的时候宣扬文化礼仪,千余年来又于冥冥中掌控着读书人在科举功名上的罢免与提升。这岂不是形式虽然不相同,但最终都归结于治理世间、教化大众的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