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僧性空

吴泗洲寺僧性空,弃应院,闭关尧封山。尝寄予所发誓愿,及禀告十方等语,予嘉叹希有。俄而魔着,遂癫狂以死,予甚悼焉。揆其由,盖由乍起信心,有信无慧故也。

古人心地未通,不远千里,参师访道,出一丛林,入一保社,乃至穷游遍历,曾不休息。得意之后,方于水边林下,长养圣胎耳。何得才离火宅,便入死关?有过不知,有疑莫辨,求升而反堕,又奚怪其然哉!颇有初心学人,结茅深山,孤孑独居,自谓高致,虽未必魔癫,而亦顿失利益不少。明者试一思之。

【注释】

①丛林:僧众聚居修行的处所,后泛指大寺院。

②保社:原为祭祀土地神之所,此指小寺院。

【译文】

江苏泗洲寺有一位名性空的僧人,离开原来所住的寺院,到尧封山去闭关。他曾寄给我有关他所发的誓愿,以及禀告十方等语。我看后颇赞叹他希有难得。但不久听说他着魔了,继而癫狂而死,我真为他感到悲悼。推测他着魔的原因,大概是猛然之间发起信心,虽有信心而缺少智慧的缘故。

历观古人若是心地尚未洞明,往往不辞千里参师访道,出一丛林,入一小寺,乃至穷游遍历,不曾懈怠休息。直至得意之后,才于水边林下悠闲自在地长养圣胎。怎么可以才离火宅,便入死关?以致有过不自知,有疑不能辨,似此则必然是求升反堕,也就难怪会有这样的结果啊!常有一些初心学人到深山中搭个茅篷,孑然一身住在那里,以为这样就可以成为世外高人了。这种人虽未必着魔癫狂,却也必然损失利益不少。聪明的人不妨试着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