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谈宗

予未出家时,乍阅宗门语,便以情识模拟,与一座主书,左纵右横,座主惮焉。出家数年后,重会座主于一宿庵。劳问间,见予专志净土,语不及宗,矍然曰:“子向日见地超卓,今反卑近,何也?”予笑曰:“谚有之:‘初生牛犊不畏虎。’识法者惧。君知之乎?”座主不答。

【注释】

①矍然:惊视的样子。

【译文】

我在未出家时,略看得几本宗门语录,便以自己的妄情识见模仿语录中的话,在写给一位座主的信中,夹七夹八地乱说一通。致使那位座主看后震惊的不得了。出家数年后,我在一宿庵中见到那位座主。彼此致意交谈间,他发现我已专志净土,不再涉及宗门的话题,便瞪视着我诧异地问:“你以前见地超卓,为何现在反而变得这么平庸?”我笑着答说:“那时的我,就像谚语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如今我已识得法门深浅,自然有所畏惧了。你知道吗?”座主听我这么解释,便不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