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来生(二)

僧有见贵显人而心生慕羡愿似之者,复有见贵显人而心生厌薄若不屑者,是二人皆过也。何也?尔徒知慕羡彼,而宁知彼之前生,即尔苦行修福僧人乎?则何必慕羡!尔徒知厌薄彼,而宁知尔之苦行,来生当作彼有名有位官人乎?则何可厌薄!既未离生死,彼此更迭,如汲井轮,互为高下,思之及此,能不寒心?但应努力前修,不舍寸阴以期出世,安得闲工夫为他人慕羡耶?厌薄耶?

【译文】

有些出家人看见地位尊贵显达的人,不由心生羡慕,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那样;也有看见地位尊贵显达的人,心生厌恶鄙视,不屑一顾。这二种人的观念都过于偏激。为什么呢?你只知道羡慕他们,哪知道他的前生,不正是像你这样苦行修福的僧人呢?何必心生羡慕!你只知厌恶鄙视他们,哪知道你今生的苦行,来生同样也可能像他们那样享有名位福报呢?何必心生厌恶鄙视!既未脱离生死,只能是苦乐彼此更换着承受,如汲井轮,互为高下。想到这里,能不寒心?出家人只应昼夜精勤修习道品,以期出离三界,了脱生死,哪有闲工夫去羡慕他人,或者去厌薄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