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戒杀

天地生物以供人食,如种种谷、种种果、种种蔬菜、种种水陆珍味。而人又以智巧饼之、饵之、盐之、酢之、烹之、炮之,可谓千足万足,何苦复将同有血气、同有子母、同有知觉、觉痛觉痒、觉生觉死之物而杀食之,岂理也哉?寻常说:“只要心好,不在斋素。”嗟乎!戮其身而啖其肉,天下之言凶心、惨心、毒心、恶心,孰甚焉?“好心”当在何处?予昔作《戒杀放生文》劝世,而颇有翻刻此文,不下一二十本。善哉斯世,何幸犹有如是仁人君子在也!

【译文】

天地生长万物,可以供给人吃的,有种种谷、种种果、种种蔬菜、种种水陆出产的珍味。而且人又能凭智巧把五谷杂粮制作成各式各样的饼类糕点,或加于盐腌油炸,烹调出各色各样的可口风味,可以说已是千足万足了,何苦还要把那些同有血气、同有母子、同有知觉、能觉痛觉痒、觉生觉死的动物杀死充为食物!似这样残忍悖理的事怎能做得出来啊?平常听人说:“只要心好,何必持斋吃素。”可叹啊!杀众生的身体,吃众生的血肉,凡天下所说的凶心、惨心、毒心、恶心,有哪一样比这更凶惨、更毒恶的?请问好心到底在哪里?我以前曾写一篇《戒杀放生文》劝世,而后有人发心多次翻印此文,不下一、二十种版本。这很好啊!在这到处充满血腥味的世间里,难得还有这许多仁人君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