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现在佛专注一境门第八

  1. 问:「念未来佛即众生是,已闻玄义,事广理幽也。
  2. 又恐心散难检,今欲一以贯之,专西方念一佛,践不退地,祛有漏心,乘扁舟于黄金之池,礼弥陀于白玉之殿,以通三世,希沾九品,不亦可乎?」
  3. 对曰:「《十住婆沙论》并龙树菩萨造《释华严经论》〈易行行品〉云:『菩萨道有难行行,如陆地乘舟也;有易行行,如水路乘舟也。[ 《十住毘婆沙论》卷5:「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CBETA, T26, no. 1521, p. 41, b2-3)
  4. 因此,本文中《十住婆沙论》与《释华严经论》,应当是同一论。]』
  5. 阿弥陀佛本愿之力,若人闻名称念,自归彼国,如舟得水,又遇便风,一举千里,不亦易哉!则释迦如来父王眷属,六万释种,皆生极乐土。
  6. 盖佛与此界众生缘深也,专注一境,圆通三世,不亦良哉!」
  7. 问曰:「专注一境,圆通三世,诚哉!
  8. 然称念自归,往生彼国者,有为虚伪,风多浪鼓。
  9. 曷若不驰想于外,但摄心于内,协无为之旨乎?」
  10. 对曰:「有为虽伪,舍之则道业不成;无为虽实,取之则慧心不朗。
  11. 经云:『厌离有为功德,是为魔业;乐着无为功德,亦为魔业。』子今厌乐交争,得不入于魔骨也?
  12. 又若圣贤摄心谓之内;凡夫驰想谓之外。苟以驰外为乱,住内为定,复是内外所驰,非所以念佛三昧摄心之意也。
  13. 《注维摩经》罗什法师云:『外国有一女,身体金色。有长者子,名达暮多罗,以千两金,邀入竹林,同载而去。
  14. 文殊于道中,变身为白衣士身,着宝衣,衣甚严好,女人见之,贪心内发。文殊言:「汝欲得衣者,当发菩提心。」
  15. 女曰:「何等为菩提心?」文殊言:「汝身是。」
  16. 问曰:「云何是?」答曰:「菩提性空,汝身亦空,是故。」
  17. 此女曾于迦叶佛所,多植善本,广修智慧,闻是说已,即得无生法忍。
  18. 得是忍已,而将示欲之过,还与长者子入林。既入林已,自现身死、胮胀、烂臭。长者子见已,甚大怖畏。往诣佛所,佛为说法,亦得法忍。』
  19. 大觉未成,未暇闲任,故名为忍。
  20. 如自观身实相,观佛亦然;女身空,佛身空,未始异也。菩提之义,岂得异乎?
  21. 夫如是则一切有为即无为矣!一切内外非内外矣!
  22. 然在有而未甞有,有而常无;居无而未甞无,无而恒有,何患之于佛有相、心有念哉?」

此生他生一念十念门第九

  1. 问曰:「易行、难行之谈,身即菩提之观,其旨镜焉。
  2. 人生在世,石火电火[ 《净土十要》卷5:「人生石火电光」 (CBETA, X61, no. 1164, p. 684, c10 // Z 2:13, p. 368, c10 // R108, p. 736, a10)],失念蹉跎,悔无所及。修道之人,尚不亲心,况亲于身;尚不亲于身,况身外欤!
  3. 常恐出息不还,属于后世。狂风飘蓬,茫茫何之!
  4. 愿示一念、十念之门,此生、他生之计。」
  5. 答曰:「夫净土之会,功业之大者。
  6. 二乘乃澄神虚无,耽空怖相,不念众生,故无净土;而大乘有之。
  7. 按《悲华经》云:『阿弥陀佛昔为转轮王,名无诤念,七宝千子,悉皆具足。
  8. 因宝海大臣为善知识,于宝藏佛所发菩提心,取于西方极乐净土。
  9. 则诸经中知名诸佛、菩萨、声闻等,皆昔之千子也。其长太子,名不瞬,观世音也;次子名摩尼,大势至也;次子名王众,文殊师利也;次子名能伽奴,即金刚智慧光明菩萨;次子名无畏,即莲华尊如来;次子名菴婆罗,即虚空光明菩萨;次子名善臂,即师子香菩萨;次子名泯图,即普贤也;次子名蜜苏,即阿閦佛也。
  10. 蜜苏王子,一自发心已来,行时步步,心心数法,常念诸佛。今登正觉,生妙乐剎焉。』
  11. 吾谓经行广陌,从步幽林,则不异蜜苏之见。
  12. 若鸣珂入伏,动珮翰天,肃肃羽仪,駸駸车马,安得不用心于步步之间哉!今则例之,亦不移于前操矣!
  13. 夫含齿戴发,死生交际,未有无出、入息焉。
  14. 又一息不还,即属后世者,亦诚如所问。
  15. 世上之人,多以宝玉、水精、金刚、菩提木槵为数珠矣;吾则以出、入息为念珠焉。
  16. 称佛名号,随之于息,有大恃怙,安惧于息不还,属后世者哉?
  17. 余行、住、坐、卧常用此珠,纵今昏寐,含佛而寝,觉即续之,必于梦中得见彼佛,如钻燧烟飞,火之前相。
  18. 梦之不已,三昧成焉,面覩玉毫,亲蒙授记,则万无一失也。子宜勉之。」
  19. 又问:「一念、十念往生净土,何者为正?」
  20. 对曰:「但一念往生,住不退地,此为正也。
  21. 如佛所说,谤佛、毁经,打僧、骂尊,五逆、四重,皆一念恶业成,堕无间狱,犹如箭射。
  22. 今之念佛生于净土,亦一念善业成,即登极乐。
  23. 犹如屈臂,前一念五阴灭,后一念五阴生。如蜡印印泥,印坏文成,尚不须两念,岂要至十念哉?
  24. 打僧、骂尊,虽非正逆,是五逆之类也。
  25. 又一念者,如经云:『爱酪沙弥,生一念爱心,后生酪中作虫。』
  26. 又大萨婆长者妻,坐对明镜,自爱其身,海风破船,生故尸中作虫,嬉戏往来,不离其所。斯皆一念,非十念也。
  27. 又《大无量寿经》明一念念佛皆得往生。《观经》十念,良有以也。
  28. 盖为遘疾尫羸,力微心劣故,须十称弥陀以助其念;
  29. 若心盛不昧,一念生焉,亦犹栽植丝发,其茂百围也。」

是心是佛,是心作佛门第十

  1. 问曰:「经明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何用远称弥陀,存想于极乐之国;近念诸佛,兴敬于未来之尊?
  2. 此皆自外而求,岂曰是心是佛耶?」
  3. 对曰:「子问非也。子但引经,不知经之所趣。
  4. 经者,《观无量寿经》也,正明念阿弥陀之文矣。以念佛故,佛从想生,故云是心是佛。安得窃取弥陀之观,反噬弥陀之心者哉?
  5. 若尔,都不念佛,而言是心是佛者;亦应都不想恶,而言是心是恶耶?彼既不然,此亦焉可?
  6. 况彼极乐之国,弥陀至尊,十万亿之须弥山王,不与眼根为障碍,恒河沙之光明相好,由佛愿力而想成。屈臂即得往生,宁计彼方之远近也!」
  7. 问曰:「是心是佛,敬闻其理也。
  8. 然此经所明十六妙观,韦提得之,则氷、日可想。
  9. 金山晃然,魔光、佛光,自观、他观,邪正混杂,若为澄渟?
  10. 愿一一示之,令念佛人离师独坐心安若海也。」
  11. 对曰:「氷想者,为琉璃地之张本也;日想者,作白毫光之由渐也。
  12. 依想而现,曰自、曰正;不依想现,则曰他、曰邪。
  13. 本则想白毫,白毫不现;而未想绀目,绀目现,此乖其本心,岂不邪也?况诸想欤?
  14. 又魔光乃有影耀眼,佛光乃无影耀眼,故《楞伽》偈云:
  15. 佛地名最胜 清净妙庄严 照耀如盛火 光明悉遍至
  16. 炽焰不坏目 周轮化三有」
  17. 问:「今之光现者,炽焰坏目,非魔如何?光而不耀,非佛如何?」
  18. 答:「又光之真也,令念佛人身心澄渟清净;光之伪也,令念佛人心躁动恍惚。
  19. 故《涅槃经》云:『澄渟清净,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明矣!」
  20. 又问曰:「至人无思,而今用想,岂不谬哉?」
  21. 对曰:「不谬也!如《大威德陀罗尼经》云:『超过有结,应发欲心,想无欲事。』
  22. 今则例之,欲修念佛,应发想心,想无想事。
  23. 故《方等贤护经》云:『恶欲想女,梦见于女;善欲想佛,梦见于佛。』
  24. 吾谓二想名同,善、恶天隔,不可闻想,一概厌之。
  25. 若苟厌之,虽不毁经、不谤佛,则必生于无想天宫矣!
  26. 若固执无想而噬想佛者,则名谤法。以谤法故,遽入十方无择之囹圄,未知出日,岂有天宫之望乎?纵令得生,名外道天,非解脱路。
  27. 《涅槃经》云:『随闻毒鼓,远近俱死。』此亦如是,随其拨想,远近俱堕。
  28. 经所谓:『或时离地一尺、二尺,往返游行。』斯之谓矣!
  29. 岂同于三界之流转焉?岂同于九品往生焉?
  30. 况覆舟、载舟,水也;因倒、因起,地也。
  31. 想妄即众生,想真即诸佛,离想之外,更用何焉?」
  32. 问曰:「事解已竟,理何在耶?
  33. 如《般舟三昧经》云:『心起想即痴,无想即涅槃。』今之用想,不亦然乎?」
  34. 对曰:「不也!若存所想之佛、能想之心,或避想佛,则以恶取空为无想者,则痴之甚也!
  35. 吾今了佛皆从想生,无佛、无想,何痴之有?此乃观空三昧,非邪见也。
  36. 子又问:『理何在者?』
  37. 夫至人冥真体寂,虚空其怀。虽复万法并照,而心未甞有,则真智无缘,故无念为名;俗智有缘,故念想以生。
  38. 又想不异空,空不异想,名第一义中道之理也,此显法身矣。
  39. 空即是想,名俗谛之理也;恒沙万德,皆依俗谛,此显报身矣。想即是空,名真谛之理也;破二十五有,得二十五三昧,常空常化,和光利物,此显化身矣。
  40. 是则以三观观三谛、证三德、成三身,乃至十种三法,有何不可?而欲摈于清净之想,取无想之想耶?塞于禅定门,而取成佛之阈耶?
  41. 《楞伽》、《密严经》皆曰:『宁起有见如须弥』者,谓信有因果,存想念佛,生极乐净国,故云宁起有也。
  42. 『不起空见如芥子』者,谓拨无因果,谤于念佛,生阿鼻地狱,故云不起空也。吁!可畏者,其在兹焉!」

高声念佛,面向西方门第十一

  1. 问曰:「想即无想,谨闻之矣!
  2. 然《方等经》中,修无上深妙禅定,令继想白毫兼称佛号,以祈胜定,既契之后,心佛两忘,信有之矣!
  3. 但默念泉澄,即三昧自至,亦何必声喧里巷,响震山林,然后为道哉?」
  4. 对曰:「诚如所问,声亦无爽,试为明之。
  5. 何者?夫辟散之要,要存于声。
  6. 声之不厉,心窃窃然,飘飘然无定。
  7. 声之厉也,拔茅连茹乘策,其后毕命一对,长谢百忧,其义一也。
  8. 近而取之,声光所及,万祸氷消,功德丛林,千山松茂,其义二也。
  9. 远而说之,金容荧煌以散彩,宝华浙沥而雨空[ 《净土十要》卷5:「宝华淅沥而雨空」
  10. (CBETA, X61, no. 1164, p. 686, a6-7 // Z 2:13, p. 369, d11-12 // R108, p. 738, b11-12)],若指诸掌,皆声致焉,其义三也。
  11. 如牵木石,重而不前;洪音发号,飘然轻举,其义四也。
  12. 与魔军相战,旗鼓相望,用声律于戎轩,以定破于强敌,其义五也。
  13. 具斯众义,复何厌哉!
  14. 未若喧静两全,止观双运,叶夫佛意,不亦可乎!
  15. 定慧若均,则兼忘心佛,诚如所问矣。
  16. 故庐山远公〈念佛三昧序〉曰:『功高易进,念佛为先。』
  17. 察夫玄音之扣心,听则尘累每销,滞情融朗,非天下之至妙,其孰能与于此欤?
  18. 言明证者,未若《华严经》偈云:
  19. 宁受无量苦 得闻佛音声 不受一切乐 而不闻佛名
  20. 「夫然则佛声远震,开善萌牙,犹春雷之动百草,安得轻诬哉?」
  21. 问曰:「高声下声,称佛名号,敬承其义。
  22. 十方净土皆有如来,面之西方,何滞之甚耶?」
  23. 对曰:「子问非也。此是方等佛经作如是说,非人师之意也。岂可谤之于方等经欤?」
  24. 问曰:「谨闻教矣,理在何焉?」
  25. 对曰:「亦有其理。如说痴人见观世音有十一面,即设难云:『何不安十二面耶?』
  26. 及随其语,又设难云:『何不安十一面耶?』
  27. 子欲将东难西,其义若此。
  28. 犹迷未醒者,即以此身,令其安置,不背一方,则其自悟矣。如其不悟,诚不可化,但可悲矣!
  29. 又《胜天王经.二行品》明如来八十种好中,有一随好光明功德,名一切向不背他矣。
  30. 然佛不可背,常面向于一切众生,非如冤雠不欲相见,慈之至矣,是其义也。
  31. 智者大师,爰自抚尘之岁,终于耳顺,卧便合掌,坐必面西。
  32. 大渐之际,令读四十八愿,九品往生。光明满山,天乐递奏,生于净土。面西之义,不亦弘哉?」
  33. 问曰:「面向西方,敬闻教理。般舟之义,义在何耶?」
  34. 对曰:「梵云般舟,此云现前,谓思惟不已,佛现定中。凡九十日常行道者,助般舟之缘,非正释其义也。」
  35. 问曰:「净土妙门,般舟之义,具闻剖析。
  36. 然近代已来,谁得登于安养之国?既无相报,焉知所诣?望为明之。」
  37. 对曰:「晋朝庐山远法师为其首唱。
  38. 远公从佛陀跋陀罗三藏授念佛三昧,与弟慧持、高僧慧永。
  39. 朝贤贵士、隐逸清信:宗炳、张野、刘遗民、雷次宗、周续之、谢灵运、阙公则等一百二十三人,凿山为铭,誓生净土。
  40. 刘遗民著文大略云:『推交臂之灒沦[《高僧传》卷6:「推交臂之潜沦」(CBETA, T50, no. 2059, p. 358, c28)],悟无常之期切;审三报之相催,知险趣之难拔。如其同志诸贤,所以夕惕霄勤,仰思攸济者也。
  41. 然后妙观大义,启心正照。识以悟新,形由化革。
  42. 藉芙蓉于中流,荫琼柯以咏言,飘云衣于八极,泛香风以穷年。
  43. 体忘安而弥穆,心超乐以自怡,临三涂而缅谢,傲天宫以长辞。
  44. 绍众灵以继轨,捐大息以为期[《高僧传》卷6:「指太息以为期」(CBETA, T50, no. 2059, p. 359, a19-20)]。究兹道也,岂不弘哉!』
  45. 远公制〈念佛三昧序〉六(云?):『夫称三昧者何?思专想寂之谓也。
  46. 思专则志一不移,想寂则气虚神朗,气虚则智恬其照,神朗则无幽不彻,斯二乃是自然之玄符,会一而致用也。
  47. 又诸三昧,其名甚众,功高易进,念佛为先。若以匹夫众定之所缘故,不得语其优劣[ 《广弘明集》卷30:「若以匹夫众定之所缘。固不得语其优劣」(CBETA, T52, no. 2103, p. 351, b29-c1)],居可知也。』
  48. 谢灵运〈净土咏〉云:
  49. 法藏长王宫 怀道出国城 愿言四十八 弘誓拯群生
  50. 净土一何妙 来者皆菁英 颓年安可寄 乘化必晨征
  51. 子问:『未见往生相报』者,有晋朝阙公则,愿生而来报。
  52. 后同誓友人在东京白马寺,其夜为公则追忌转经,于时林殿皆作金色,空中有声曰:『我是阙公则也!所祈往生极乐宝国,今已果矣,故来相报。』言讫不现。支道林赞曰:
  53. 大哉阙公 歆虚纳灵 神化西域 迹验东京
  54. 徘徊霄虚 流响耀形 岂钦一赞 示以匪冥
  55. 又虞孝敬赞曰:
  56. 猗欤公则 先甘法味 知我者希 其道乃贵
  57. 金光夜朗 玉颜朝睟 不舍有缘 言告其类

梦觉一心以明三昧门第十二

  1. 问曰:「阙公往生,金光相报,敬诺之矣。
  2. 佛说一切法如梦者,未知所念之佛、所生净土,亦如梦否?
  3. 若非其梦,则佛在心外;若是其梦,则佛在梦中。
  4. 如梦中得金,觉无所获,诚恐虚念于三身,终归于一妄。请为辨之。」
  5. 对曰:「非妄也!何以知然?若修念佛三昧之人,如梦得金,觉无所获者,则同于妄也。究竟因念佛而生净土,岂曰妄哉?
  6. 如习天眼法,先想珠、火等光,想之不已,实发天眼。孰曰妄焉?岂同梦金,毕竟无有。
  7. 莫以远事近见,举梦为喻。不得将念佛往生,全同于梦明矣!
  8. 又《华严经》云:『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
  9. 心迷也如梦,则九法界众生是矣;心悟也如觉,则一法界即诸佛是也。
  10. 迷、悟祇在于一心,梦、觉曾无于两辙。
  11. 经所谓:『了妄本自真,则见卢舍那。』纵是梦妄,亦何爽焉?
  12. 唯心察之,匪石(右?)其志。」

念三身佛破三种障门第十三

  1. 问曰:「佛有三身,如何忆念?愿示方便,令无所失。」
  2. 对曰:「夫佛之三身,法、报、化也。
  3. 法身者如月之体,报身者如月之光,化佛者如月之影。
  4. 万水之内皆有月焉,此月为多?为一耶?
  5. 不可言一,万水之月常差矣!
  6. 不可言多,虚空之月,常一也!
  7. 如梵书伊字、摩酰三目,纵横并别,皆不可议也!
  8. 经云:『或现小身,丈六、八尺』者,皆众生心水中佛也。
  9. 佛尚无形,岂有二哉?净国、秽土亦自彼耳。
  10. 若欲将念三身、破三种障,今试明之尔。
  11. 佛身之生,从止观生,止观不均,其障必起。
  12. 念佛之人,修止心沈,昏闇障起,而障化身佛。又须以观心策之,念白毫光,破昏闇障也。
  13. 修观心浮,无恶不造,而障报身佛。还修于止,止一切恶。念诸佛昔因恒沙功德,智慧圆满,酬因曰报,破恶念障也。
  14. 若二边障动,诡状殊形,万相纷纶,两贼强软,障法身佛也,以中道第一义空破之。偈曰:
  15. 无色无形相 无根无住处 不生不灭故 敬礼无所观
  16. 所观之理,如毘岚猛风吹散重云,显明法身清净宝月,破逼恼障也。应病与药,不其然欤!
  17. (此是天台智者大师所解,披寻未广,实未曾见诸师有斯妙释也。
  18. 止观意前已略辨俟。在口释,非文字能征也)。
  19. 我既化人,人亦化物,物我俱成,三昧弥兴,众生无尽,三昧不绝也。」
  20. 已上六门,尽是念现在阿弥陀佛,以通三世之意也。
  21. 广如《安乐集》、天台《十疑论》、感法师《释群疑论》、《往生传》、稠禅师《法宝义论》所解。
  22. 亦如飞锡先撰《无上深妙禅门传集法宝》一卷广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