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来佛速成三昧门第一

夫心之二也,生于群妄,群妄虽虚,惑者犹滞之。不释,圣以之忧,玄韵畅而无说,法身空而具相。相之不明,说之不圆,一味之旨,绝言之路,谁可知其所归欤?

三昧之宗者,欲令弱丧知不二法门存乎语、默,匪唯净名杜口、文殊兴赞而已矣!

何则?夫帝网未张,千璎焉觌;宏网忽举,万目齐开。浴大海者,已用于百川;念佛名者,必成于三昧,一言以蔽,其在兹焉。亦犹清珠下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佛想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

既契之后,心、佛双亡。双亡定也,双照慧也,即定慧齐均,亦何心而不佛,何佛而不心。心、佛既然,则万境、万缘无非三昧者也。

而世上之人,多念过去释迦之月面,想现在弥陀之海目,如拔毒箭矣!如登快乐宫矣!吾亦以之为至教矣!

犹未闻念未来诸佛之聚日者,何耶?盖谓不了如来对众生之麁,说诸佛之妙,遂隔众生于诸佛之外,故不闻焉,孰肯念焉?

《净名经》中,有嗅薝卜,不嗅余香,花有着身、不着身者,此是抑扬大乘也。抑小则置鉢茫然,扬大则同游不二。

《法华经》决了声闻法,是诸经之王,一切薝卜不着之旨明矣。

苟非其人,则以诸佛为至尊也,众生为至卑也,高下出焉,群妄兴矣,敬傲立焉,一真隐矣!

夫如是必草芥万有,锱铢天下,幔幢已设,高倨稜层,目送飞鸿,心游青汉,不可屈也,则阻维摩一切见敬为供养中最之文矣!

又不信《楞伽经》说,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心中;如大无价宝珠,垢衣所缠。

岂观城中最下乞人与难胜如来,等无有异。

若圆念三世佛、普观十方尊,则合夫《理趣般若》:「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之文矣!贫女怀王、米在穅�之旨,镜然可观,岂可罹此八慢之责哉?

人皆侮未来玉毫,不敢侮过、现金色。殊不知起罪之源,皆在于当来佛上,非已、今佛上也。

众生苟非,当佛焉在?若知母因子贵,米以穅全,有协《法华》不轻之心,则念佛三昧不速而成矣!

问曰:「法华者,法也;念佛者,佛也。安得以法为佛,以佛为法,浩浩乱哉?」

对曰:「不乱也!元是一门,而谁为乱?

夫芝木之药、列仙之子,昔各在天涯,则都无仙号。为人服其药,羽化云行,故药受仙药之名,人得仙人之称;人、药异也,其仙一也。

若无圣人,谁与道游;法无佛悟,岂令自悟!法非佛不悟,念佛三昧生焉;佛非法不明,法华三昧起矣。

一仙两称,俱得仙名;念佛、法华同名佛慧,佛慧既同,则不轻、般舟,无上深妙禅门,于兹悟矣!未始异也,复何乱哉?」

嬖女群盗皆不可轻门第二

问曰:「一切众生,即未来诸佛,谨闻命矣。

嬖女、群盗,恶之至者,安得求敬于念佛之宾欤?」

对曰:「如佛所演,有其二种:一、对待门;二、决了门。

言对待门者,谓女子之虚伪,说如来之至真,则佛可尊崇,女可厌离。

厌离有二:一者、诃欲;二者、放心。

初诃欲者,如《菩萨诃色欲》,经云:『女色者,世间之枷锁,凡夫恋着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间之重患,凡夫困之至死不免;女色者,世间之衰祸,凡夫遭之无厄不至。

行者既得舍之,若复顾念,是为从狱得出还思入;从狂得止,而复乐之;从病得差,复思得病。

智者愍之,知其狂而颠蹶,死无日矣!

凡夫重女甘为仆使,终身驰骤为之辛苦,虽复鈇鑕千刃、锋镝交至,甘心受之,不以为患。狂人乐狂不啻过也!

行者若能弃之不顾,是则破枷脱锁,恶狂厌病,离于衰祸。既安且吉,得出牢狱,永无患难。

女人之相,其言如蜜,其心如毒。譬如停泉澄波,而蛟龙居之;金山宝窟,而师子处之。当知此害,不可近也!

室家不和,妇人之由;毁宗败族,妇人之罪。实为阴贼,灭人慧明。

亦如猎围,鲜得出者;譬如高罗,群鸟落之,不能奋飞;又如密网,众鱼投之则刳肠俎肌;亦如暗坑;无目之如蛾赴火。

是以智者知而远之,不受其害;恶而秽之,不为此物之所惑也。』《大宝积经》佛为优陀延王说是偈曰:

锋刃刀山毒箭诸苦女人能集众多苦事

假以香华而为严好愚人于此妄起贪求

如海疲鸟迷于彼岸死必当堕阿鼻地狱

现见众苦皆来集身善友乖离天宫永失

宁投铁狱驰走刀山眠卧炎炉不亲女色

如鸟为求食不知避网罗贪爱于女人被害亦如是

譬如水中鱼游泳网者前便为他所执岂非自伤损

女若捕鱼人谄诳犹如网男子同于鱼被网亦如是

次放心者,如《大宝积经》云:『文殊师利告善住天子言:「若人一心,专精自守,贪欲心发。即应觉知,方便散除,还令寂静。

云何散除?应作是念:『此是空,此是不净。求此欲心生处、灭处,从何所来?去至何所?是中谁染?谁受染者?谁为染法?

如是观时,不见能染,不见所染,不见染事。以不见故,则无有取;以不取故,则无有舍;以不舍故,则无有爱。不舍、不爱,则名离欲,寂静涅槃也。』

『若又恣心入诸尘劳、生死之内,而亦不患贪、恚、痴等烦恼过患,是谓放心。』

已上明第一对待门竟。

第二决了门者,若究竟离诸妄,无染如虚空,则为过、现诸佛也,非未来佛也。

汝不闻,夫求无价宝,必下于沧海;采智慧宝,必先于烦恼中求。五逆相即解脱相,魔界如即佛界如。

若聆佛音而喜,闻魔声恚,不入音声法门,不住音声实际,不觉于诸法者,斯乃北辕适越之士也,安得与之而论道哉?

更为子明之。经不云:『夫昔列仙名鹿蹄,地滑倒仆,以仙呪令旱。国人患之,王募嬖女,诱而得之,骑颈入城,油云四起,霈然洪霔。彼仙虽有御长风之通,凌太清之术,无能施也。』

仙人者释迦,尔女者耶输也。法华会上,未来成佛,号具足千万光相如来。」

而又念佛之人,但覩嬖女之玉容,不念光相之金好,而失不轻之旨也。念佛三昧安得不诬哉?

又阿那律昔为盗首,入寺盗佛额珠,箭挑佛灯,令清光不灭。阿那律者此翻无灭,良在兹焉,当来作佛号普明如来,皆此例也。

念佛之人,尚不轻于群盗,况于不盗者乎?未来两佛,犹如皎日,何虑三昧而不成焉?

持戒、破戒但生佛想门第三

问曰:「两难释矣。《梵网经》曰:『若人受佛戒,即入诸佛位。』而缁服之流,佩明月之戒,悬璎珞之珠,参位三尊,范围七众,宜其敬矣!苟非精持,动行颠沛,慢何过焉?垂何罪焉?望为剖之。」

对曰:「如来甞于《三昧海经》为父王说:

『昔有四比丘,犯律为耻,将无所怙。忽闻空中声曰:「汝之所犯,谓无救者,不然也。空王如来虽复涅槃,形像尚在,汝可入塔,一观宝像眉间白毫。」

比丘随之,泣泪言曰:「佛像尚尔,况佛真容乎!」举身投地,如大山崩。

今于四方,皆成正觉。东方阿閦佛,南方宝相佛,西方无量寿佛,北方微妙声佛,是四破戒比丘也。』

所以如来名此观佛三昧,为大宝王戒品海者,可以涤破戒之罪垢,得尘累之清净也。

此四比丘,一观宝像佥为世雄;念佛之人,岂得惑于破戒之僧欤?

故《大集经》云:『若诸王臣,打骂出家持戒、破戒,罪同出百亿佛身血。』

若见被袈裟者,无论持、犯,但生佛想。佛想者,念佛三昧也。

斯之金口,明不轻之深旨也。安得恣行打骂而不惧哉?

经云:『宁为心师,不师于心。』

见悭贪人,作施想;见破戒人,作持戒想。夫然,则不为六蔽境界所缠盖,成六度彼岸之观门焉!

若住分别之心,自取冥司之罚,不亦哀哉!

若能翻此见心,则念佛三昧如川之流矣。」

现处汤狱不妨受记门第四

问曰:「若破戒观佛皆成正觉,固不可轻,可信矣。

如现处汤狱或婴鬼趣,菩提难发,河清未期,安得来敬同于念佛之士欤?」

对曰:「岂不闻夫采良药者,必在山险,非华堂所出;集法药者,必在于险有,非无为自出。

则《首楞严经》说四种记:一、未发心记,二、初发心记,三、密与授记,四、现前授记。

今虽现处鬼、狱,即未发心,佛记当来必发大志,遇真善友,行菩萨行,还成正觉,故不可轻,即是未发心之记也。

佛说四种记时,迦叶白佛:『我等从今,当于一切众生,生世尊想,若生轻心则为自伤。』

佛言:『善哉!快说!人皆不应称量众生,唯有如来乃能量尔。以是因缘故,我勅诸声闻及余菩萨,于诸众生,应生佛想。』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破百万障门亦用此想。

夫如是则现居恶趣,蒙与记者,亦犹宅宝未开,不妨宝在于宅内,额珠鬪没,何废珠隐于额中。

若不念众生为当来佛,必以六尘为寇贼,则犹防魔军自坏其壁垒,存敌国常起于怨仇。金革所以未宁,鼙鼓于焉尚振,安得高枕于其间哉?

若使不降者来降,不服者咸服,则使天下一统矣!猎猎旌旗而焉用?翩翩飞将而奚适?吾将却马以粪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虽帝尧之圣,于我何力哉?百姓日用而不知,方明圣化之广被矣!

若能悟色、声而为佛者,念众生为当来佛者,必不立心前之凡境也。

或想自身为本尊也,瑜伽真言深妙观门,不谋而会。

夫因想而有者,岂得不空哉?则大鹏将尺鷃以齐,太山与秋毫而一;无夷岳之僻,续�之忧矣。」

问曰:「汤狱之子殊未发心,如来法王宥过与记。千光散射,十号圆明,诚如弗(佛?)言,孰敢不信?原夫未悟,从何得醒耶?」

对曰:「言未悟者,亦有义焉。夫长江之源滥乎一觞,大迷之本存乎二见。若谓念外立无念,生外立无生,则生死异于涅槃也。万佛洪音,莫之能训矣!

若了念而无念,观生而不生,烦恼即菩提也。一相庄严,斯之能悟矣!

亦犹巖上群蜂已房纯蜜,井中七宝何废称珍;皆本有之,非适今也。

念未来佛,罪从何生?吾放其心,遍一切所缘之处,皆见如来,道从恚等生。

于是乎,在《如来藏经》,佛告金刚慧菩萨言:『善男子,我以佛眼,观一切众生贪欲、恚、痴诸烦恼中,有如来智、如来眼、如来身,结加趺坐,俨然不动。乃至德相备足,如我无异。』广说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以九喻况之。

《宝性论》释而结颂言:

萎华中诸佛粪秽中真金地中珍宝藏诸果子中牙

朽故弊坏衣缠裹真金像贫贱丑陋女怀转轮圣王

焦黑泥模中有上妙宝像众生贪瞋痴妄想烦恼等

尘劳诸境中皆有如来藏

下至阿鼻狱皆有如来身真如清净法名为如来体

以此文证汤狱之记,顿觉明焉,三昧门自然洞启。」

问曰:「至人用心,澹然清净,攀缘永绝。今说放心遍缘一切所缘之处,皆见如来,教何在焉?」

对曰:「亦有教说,起心遍缘六尘、三业,仍发妙愿,入佛境界,一一缘起不离如来,名悉皆见矣。此是圆见,非由眼也。

故《涅槃经》云:『声闻人虽有天眼,名为肉眼;学大乘者虽有肉眼,名为佛眼。何以故?晓了己身,有佛性故。』

又如《胜天王经》中,佛告天王菩萨摩诃萨:『以方便力行般若波罗蜜,于一切法,心缘自在。

缘一切色,愿得佛色,无所得故;心缘众声,愿得如来微妙音声;心缘众香,愿得如来清净戒香;心缘诸味,愿得如来味中第一大丈夫相;心缘诸触,愿得如来柔软手掌;心缘诸法,愿得如来寂静之心;心缘自身,愿得佛身;心缘自口,愿得佛口;心缘自意,愿得如来平等之意。

天王,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无有一心、一行空过,不向萨婆若者。

遍缘诸法,而能不着;观见诸法,无不趣向菩提之道。菩萨修习诸行,皆因外缘而得成立。

又如大地住在水上,若凿池井,即得水用;其不凿者,无由见之。如是圣智境界遍一切法,若有勤修般若方便,则便得之;其不修者,云何能得心缘之理?』岂不大哉!」

观空、无我择善而从门第五

问曰:「即动而静,静为躁君;即凡而圣,圣隐凡内,谨闻遐旨。又三教无我,理既不殊,择善而从,其义焉在?」

对曰:「三教之理也,名未始异,理未始同。

且夫子四绝中一“无我”者,谦光之义,为无我也;道无我者,长而不宰,为无我也;佛无我者,观五蕴空,为无我也。

上二教门都不明五蕴,孰辨其四谛、六度万行、贤圣阶级?

蔑然无闻,但和光同尘,保雌守静,既慈且俭,不敢为天下先,各一圣也,安用商摧其浅深欤?三教无我明矣。

择善而从者,谓三性之理,理无不在,修心之士,择善而从。

盖谓不善无益于至真,无记双亡于善恶,妨乱佛理,何莫由斯,故圣人简之而不取也。

故《涅槃经》云:『一阐提者,心不攀缘一切善法,乃至不生一念之善。』是知,念佛三昧,善之最上,万行元首,故曰三昧王焉。」

无善可择,无恶可弃门第六

问曰:「若择善而从者,何不择诸佛之善,弃众生之恶;乃念未来诸佛,而同过、现正觉耶?」

对曰:「不易来问,自成我答。何者?择善而从者,盖不得已而言之,为力微任重,不能即恶而善、即妄而真,故以明之。

苟能念未来之佛,叶不轻之行,天地一指,万物一马,众生皆佛,此土常净。异鶖子之土石砂砾,同梵王之珍宝庄严,择善之至矣!无恶可弃矣!

即天台智者,释《法华经》明绝待之妙,引证曰:

众生见劫尽大火所烧时我此土安隐天人常充满

园林诸堂阁种种宝庄严

「又《胜天王经》曰:『佛所住处,实无秽土,众生薄福,而见不净。』良在此焉。

梵云南无,唐言归命;梵云阿弥陀,唐言无量寿。

三世诸佛,岂祇一佛而有寿量耶?今与子同念于三世弥陀,同生于十方极乐,有何不可?而欲鷁路退飞哉!

夫然则烈三昧之猛焰也,不居于纤妄蚊蜹;铿十念之洪钟也,不间于散乱称佛,明矣。

念弥陀通三世既尔,念诸佛菩萨,不亦然欤!」

问曰:「念未来佛,即与过、现诸佛等者,愿闻其理也。」

对曰:「《华严经》云:『一切诸如来,同共一法身,一身一智慧,力、无畏亦然。』

《楞伽》偈云:

迦叶拘留孙拘那含我是以此四种等我为佛子说

言四等者,一、字等,同名佛也。二、语等,皆具迦陵频伽梵音声相。三、法等,尽得菩提分法无障碍智也。四、身等,法身、色身相好无差也。

《起信论》云:『依方故迷,方实不转。』

夫如是则悟者悟于一方,群方自正;念者念于一佛,诸佛现前。

经所谓:『水不上升,月不下降。』光净因缘,虚空皓月,现于清水;

彼佛不来,我身不往,念佛因缘,如来宝月,现于心水。

如说颂曰:

菩萨清凉月游于毕竟空众生心水净菩提影现中

一切众生肉不可食门第七

问曰:「肉者人之所食,而念佛之家,绝之何耶?」

对曰:「夫尸毘救鸽,上称方平者,王禽异也,保命一也。

安得固食其肉,用资败躯,而兀兀然,不知其惧哉!

苟能悟之,为未来诸佛者,孰肯飞白刃于赤鳞,放苍鹰于狡兔,如夕蛾投火,自取其毙欤!

故《楞伽》《宝积经》〈佛语心品〉偈云:

为利杀众生以财网诸肉二俱是恶业死堕叫唤狱

以斯圣旨,若不施此财,则网者、屠者自息矣。

且龙树不轻于鸽雀,高僧不跨于虫蚁。或问其故,答曰:『斯之与吾,同在生死,彼或将先成正觉,安可妄轻耶?』轻尚不可,岂得专食其血肉哉?

《宝性论》云:『《如来藏经》中告舍利弗言:「众生者,即是第一义谛,即是如来藏,即是法身,即是菩提。」』

吾谓,太唯逐块,不知逐人,块终不息;唯念过、现,不念未来,慢终不息。

若如师子而逐于人,其块自息。

闻夫敬、慢之道,一以贯之,则移敬就慢,均父母于平人,逆之甚也!移慢就敬,均平人于父母,孝之大也!

故《梵网经》云:『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孝名为戒。』良在兹焉。

观六道为当来佛者,父母之谈,犹近言耳。

若能等沙弥之救蚁,促寿更延;同流水之济鱼,天华雨�。

革旷劫众生之见,念未来善逝之身,粪秽之内,知有真金;重云之间,信有明月。

则食肉之昏雾,生死之烟霾,慧风扫之于三昧长空矣!

《梵网经》云:『我是已成佛,汝是当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岂得不念之哉?」

问曰:「肉不可食,信之矣。五辛如何?」

对曰:「圣教明之。《大佛顶经》云:『佛告阿难:「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噉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脣吻。常与鬼住,福德日消,长无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大力魔王得其方便。」

佛告阿难:「修菩提者,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斯金口也,不亦诚哉酒固不可言耳。

《百喻经》云:『昔有贫人,在路而行,遇得一囊金钱,心大喜跃,即便数之,数未能周,钱主忽至,尽还夺去。其人当时,悔不疾去,懊恼之情,甚为苦极。

遇佛法者,亦复如是,虽得值遇三宝福田,不勤方便修行,而好多闻,忽尔命终,堕三恶道,如彼愚人,还为其主,夺钱而去。偈曰:

今日营此事明自营彼事乐着不观苦不觉死贼至

怱怱营众务凡人无不尔如彼数钱人其事亦如是

已上七门,尽是念未来诸佛,以通三世之意也。

若欲念于弥勒佛者,必得上生兜率天宫,见慈氏之尊,则弥天释道安,为其首唱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