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中国宗教杂谈2021-06-03

    乱世道教出、佛教隐这句话显得道教很清高、很出世,其实是句经不起推敲的谎言,是自卑、自甘堕落的的道教徒安慰自己的空话。——梁兴扬

    在宗教类文章评论区,经常能看到这么一类人:打着道家清静无为不争的旗号,却干着张口就来踩一捧一的勾当。其中广为流传让本人最为反感的,莫过于下面这句: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3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4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5

    信件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7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8

    ]

    这么一句话,各种版本,想必很多常逛宗教文章的人对此都不陌生。本来我想把他们昵称打码的,但想想他们连抗战的僧人先辈都能否认,还是让大家看看是什么人才比较好,没准哪家精神病医院就认出来是自家患者呢。我只是把他们在台下说的话搬到台上而已。

    有人说佛教是外来的,但佛教传入华夏两千余年早已成为本土文化的一部分,其对华夏的书法、绘画和雕塑、语言和哲学等等领域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若一昧排斥外来思想,和盲目闭关锁国有何异?并且对中国发展影响重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便是外来的,现代医学起源于西方,人们生活中时常使用到的科技产物也有外来的,为何只有佛教受到排斥呢?说到底还是如梁道长所说的某教信徒的自卑体现罢了。通过踩一捧一来妄图提高地位,却只会让有识之士呸而远之。排斥佛教是外来的之前,麻烦先把自己信仰的宗教所吸收的佛教思想与抄袭篡改的书籍吐出来吧,比如梵咒、斗姆元君、观音菩萨、轮回、因果、地狱、阎罗王、四大天王、护法神等等……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0

    为免得有人说本文踩一捧一,本文将只驳斥“乱世佛封山”这半句话。若有必要再考虑将后半句“乱世道救人”拎出来说道说道。

    主题开始前,先普及一波宗教法律知识: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1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2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3

    乱世的佛教真的封山避难不问世事吗?南朝四百八十寺,而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段黑暗的“乱世”。在此期间,连绵不绝的军阀混战和地方割据,持续不断的族群侵并、政权倾覆,频繁的人口迁徙和灾难; 只有西晋短短36年,勉强算是名义上的“统一”,但其内部冲突和争斗亦极为惨烈。

    而《新唐书·百官志》崇玄署:“寺五千三百五十八,僧七万五千五百二十四,尼五万五百七十六。”唐朝之前是什么状况?是从291年的八王之乱,到589年的隋朝统一,近三百年的乱世。

    由此可见乱世佛教发展得也很好,如果闭门封山能发展如此昌盛,只能说明一个字:牛啊!

    以下说说具体事例,且不说历史较远的南北朝佛教慈善基金会“无尽藏”和南齐时佛教“设六疾馆,以养贫民”,以及北天竺的那连提黎耶舍法师在汲郡(河南)的西山建立三寺,收容疬疾患者,或者植树造林及修建塔寺亭台楼阁,公共浴池,造船义渡,修桥补路,掘井引水,以及建设公共厕所(古代称为圊园)等常见的公共事业,还有佛教尚兴办义学、建立公共图书馆(藏经楼)、开设义庄(即免费存放尸骨的地方)等,还有十三僧助唐王与明代僧兵抗倭等,咱就说说近代抗日战争期间佛教是不是乱世菩提不问事:

    在抗战期间佛教各地成立了各种各样的“僧侣救国队”,如:“上海僧伽救护队”、“重庆僧伽救护队”、“湖南佛教战地掩埋队”、“镇江佛学院僧众宣传队”等,都以不同的实际行动参与到救国图存的运动当中去。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4

    1937年冯玉祥为雪窦寺方丈太虚大师题词

    (图源: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一三上海抗战爆发,120人的上海僧侣救护队开赴吴淞前线,冒着敌人的枪炮,抢救伤员。在沪战的三个月中,本着“大无畏、大无我、大慈悲”的精神,这一群僧侣救护兵,英勇地在东战场上,冒着生命危险往返于浏行、大场、昆山之间,不分昼夜地辛苦工作。在伤兵外,他们还负责救护租界内被日机炸伤的同胞。在战火中,他们有的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的人被敌人炮弹炸伤,造成终身残废。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汗水,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写下了新的一页。根据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1938年报告书记载:上海僧侣救护队在淞沪战争中,共救护伤兵及租界难民达8273人。上海的报纸将他们誉为“英勇僧侣”,外文报纸称他们为“战神之敌”。他们的英勇事迹,深受社会各界的赞美,博得中外舆论的好评。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5

    ☉上海僧侣救护队开赴前线服务

    (图源:青岛新闻网)

    为了配合上海僧侣救护队的工作,中国佛教协会还在赫德路觉园内成立难民收容所,收容难民至3千多人,并供给全部饮食医药。上海尼庵的尼众,她们自动为前线战士缝制征衣,还充当医院的看护和杂务工,做到了救国不分男女之别。在沪战后期,僧侣救护队在枫林桥抢救出300多名伤兵,各医院人满为患无法收容,上海佛教界齐心协力,马上成立佛教医院,聘请医护人员,募集医疗器材和医药用品等,使负伤官兵得到了及时治疗,恢复健康后又设法护送他们归队,让他们能继续为国杀敌。

    淞沪会战最终以失败告终,宏明法师便随军撤退到了汉口,本想在汉口继续上报国恩的宏明法师遭人陷害锒铛入狱,被关押的三个月内宏明法师看透了国民政府的腐朽,原为国民革命军某团团长的宏明法师自觉一腔热血再次被辜负,心灰意冷下前往嵩山少林寺闭关面壁,不久即郁郁而终。虽然“上海僧侣救护队”就此宣告解散,但一部分队员奔赴西安参加了心道法师主持的“战地流动服务队”总干事悲观法师奔赴“陪都”重庆,在下榻狮子山寺期间与住持觉道和尚成立“陪都僧伽救护队”。于此同时,各地僧俗也纷起仿效,建立起了僧侣救护队。有文献可考的有广州佛教救护队,湖南南岳佛道救国会、僧侣抗敌慰劳队、佛教青年服务团,云南佛教救护队,成都佛教僧侣救护队,镇江佛学院僧众宣传队,西安僧众战地服务团等。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6

    ☉重庆慈云寺“僧侣救护队”集训

    (图源: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救护队成立后立即展开训练,并由当时“空袭救济联合办事处”指定担任长江两岸一带的救护工作。然而,当时“救护队”实际上要有“办事处”的命令才可以实施救护,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如果救护不及时将会有更多士兵和难民丧生。

    眼看着日寇一次又一次的轰炸江北地区,却因为没有命令而不能对自己的同胞施以援手,悲观法师痛心疾首。1940年6月12日,在日军再一次对江北地区狂轰滥炸的同时,悲观法师不等空袭警报解除、也等不及“办事处”的命令,亲自率领救护队渡江北去,他们根本无暇顾及在头顶盘旋的敌机,一到江北就马不停蹄地寻找伤员,对他们展开急救,并抬到临时救护站。

    这一天,他们亲手救了123人,其中只有20人轻伤,其余人都是重伤员。然而,其余救护队直到警报解除才姗姗到场。自此开始,悲观法师率领救护队在敌机轰炸下,冒死展开救护工作。当时的新民报刊登“僧侣英雄”四字赞扬,蒋介石颁发银质奖章三十六枚,作为嘉奖。并特许“救护队”往后的救护工作可自由开展、不限地区。

    除了战场救护,有些僧人及寺院还组织难民救济,甚至直接参加武装抗战。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一度占领了五台山,金阁寺住持释含空和尚目睹日军践踏文殊圣地,占据寺庙,劫夺文物,决心卫国卫教,在他的带领下寺中有不少僧人直接脱下了僧装,穿起军装,参加了八路军,留寺的僧人组建了“僧人抗日武装自卫队”。他们热烈欢迎并款待八路军,踊跃认购根据地救国公债,捐献衣食财物,主动为抗日部队提供食宿,站岗放哨,传送情报,积极配合八路军反“围剿”、反“扫荡”,含空和尚因此受到边区政府和当地人民的尊敬。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7

    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佛教界涌现出的一批一批英雄人物用实际行动证明,佛教以慈悲为怀并非避世,也并非只会诵经祈福。抗日战争时期,中华僧伽展现出了让全世界敬佩的力量。

    从太虚大师在《佛法与救国》演讲中,以地藏菩萨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呼吁全国佛教弟子积极救世,到周恩来总理亲手写下“上马杀贼 下马学佛”,中华僧伽的爱国热情被彻底激发出来。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8

    ☉周恩来总理曾为“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手书 “上马杀贼 下马学佛”(图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无数僧人、寺庙以勇猛心、智慧心帮助抗日军民,更有很多未留下姓名的法师在这场艰苦卓绝的反侵略战争中为国捐躯:

    1.镇江焦山寺:掩护未来得及撤退的焦山炮台官兵数十人,为他们提供僧袍、混住在寺院里半年多,才脱离险境;

    2. 南京栖霞山寺:监院寂然和尚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在栖霞寺建立难民收容所,与日本军人斗智斗勇,坚持了四个月,保护了24000多难民。这其中包括后来在远征军中担任22师师长的的廖耀湘将军。随同前来的还有5个团级以上的军官,30多名士兵。寂然法师还书写抗议书,通过丹麦工程师辛德贝格转交给约翰·拉贝先生,并翻译成英语递交给日本大使,来控诉日本军人的罪行。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被记录于《拉贝日记》第566页。

    3. 当阳玉泉山:宜昌沦陷后,玉泉山所有僧侣主动送给养到当地游击队,打击敌人。日寇发现后,派大批武力围攻,将玉泉山老少僧侣三十七人捕捉,全部用机枪射死,并将庙宇焚烧;

    4. 江西省一众法师:在保卫武汉之时,因抱义愤,脱去袈裟,奔上火线,为抗战将士服务;

    5. 妙理法师:长沙会战期间,参加地下工作,深入敌后刺探日军情报,被日军逮捕后,遭受了非人的待遇,自始至终未曾出卖同胞,最终惨遭日寇挖去双眼,割开肚皮,折磨致死;

    6. 杭州香国寺某法师:因长期向游击队提供情报,被日寇逮捕后,用警犬活活咬死;

    7. 上海比丘尼众:淞沪会战期间,联合为出征的士兵缝制衣服;

    8. 范成和尚:上海沦陷后在西门市关帝庙施粥、施衣,一直坚持到抗日战争结束,救济难民无数;

    9. 广东南华寺的僧人在虚云和尚的领导下,修复韵关大监寺,安置难民,并且为支持抗战,每天礼忏2小时,为前线官兵祈福消灾。寺内每人每天减省晚饭一餐,将省下的饭粮捐给抗日事业。直至抗日战争胜利,从未间断;

    10.京沪撤退,江南大批难民,均逃至苏北泰州,即由地方仕绅联络上海慈善团体,于各寺庙成立难民收容所,共收难民三、四万众,由 二十六年直至二十八年始陆续返回江南

    11.佛教团体或个人对国家献金,或帮助劝募公债。江苏各大丛林寺院若金焦二山、天宁,宝华,在抗战时期,都承担巨额公债。以及甘 肃省酒、安、敦、玉、金、鼎、高七县佛教会发动“佛教号”飞机运动,获得大后方佛教徒热烈响应。

    12.1938年农历八月十六。日军向五台山区进犯,僧人自卫队分队长慈荫法师带领100余名僧人自卫队员,配合八路军和农民自卫队300多人,埋伏在五台山区的金岗岭、蛇沟一带。敌人进入伏击圈,八路军和自卫队员们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滚动巨石,砸向敌群,加上步枪、手榴弹,打得300多日军丢盔卸甲,无处躲藏。

    随着战事的蔓延,五台山寺庙里30多位僧人干脆脱下了僧衣,穿上了军装,参加了八路军。到抗战结束,先后有100多名和尚、喇嘛毅然脱下袈裟,穿上军装,扛起枪杆,参加了八路军,他们被编入晋察冀二分区四团,从此走上了抗日前线,人称“僧人连”“和尚连”。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19

    ☉僧人抗日自卫队正在进行战前动员

    (图源:黄河新闻网五台山频道)

    支持抗战,中国佛教界还鼓励信众捐款捐物,支援前线。五台山的僧俗人士非常支持八路军的抗日活动。1938年未,菩萨顶范围的寺院捐款1万元,显通寺范围的寺院捐款2万元,镇海寺范围的寺院捐款2600元,全部用于八路军的抗日费用。

    抗日战争期间,中华僧伽用实际行动一次又一次表现出佛教徒上报国恩的感恩精神和“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抗战期间佛教界的英雄事迹、英雄人物不胜枚举,文中未提及的还有直接领导抗日游击队,最终为国捐躯的恒海和尚;有一次次帮助香港游击队躲过日寇追杀的宝莲寺方丈筏可老和尚有提出了“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的主张,号召全国佛教徒,奋起抗战,赶走日本侵略者的弘一法师、还有圆瑛法师号召中国佛教徒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并且担任中国佛教会灾区救护团团长,随后召集苏、沪佛教青年,组织僧侣救护队,积极进行救护抗日伤员工作,还把圆明讲堂开辟为难民收容所,又成立了佛教医院、掩埋队,从事救护收容工作。同时,圆瑛法师两次到新加坡、吉隆坡、槟榔屿、马六甲等地,组织华侨募捐委员会,借讲经说法机会宣传救国道理,提倡“一元钱救国运动”,广大侨胞踊跃捐款,他募得巨款,支援抗日救亡运动、还有巨赞法师奔走于福建、香港、广东、湖南等地,组织佛教徒参加抗日救国活动,1938年应邀去湖南南岳华严研究社讲学,经田汉介绍结识叶剑英。在叶的鼓励下,1939年秋,于圣化寺成立“南岳佛道教救难协会”,任协会宣传股长。6月10日,为首组成佛教青年服务团奔赴长沙,在街头广泛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受到八路军驻湘办事处代表徐特立接见。还有九世班禅召集各大寺庙的喇嘛修建坛城,虔诵靖国消灾大经,公祈和平,超荐抗日阵亡将士,以藏传佛教僧人为代表的藏族同胞成立“抗日救国会”,以佛法宣化民众团结对外,为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努力。其中,九世班禅更是多次冒险到各地宣化,号召僧俗群众奋起抗战,1932年后,在前往锡林郭勒盟时,还曾险被日本侵略者挟持……

    由此可见,在抗日战争期间,佛教弟子所展开的“护国卫教”运动,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实际效用上都极大的鼓舞了军民的抗日热情,佛教徒所表现出来的积极救世的精神,可谓“救国不让人”

    南京栖霞寺1937——2019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0

    ▲1937年栖霞古寺舍利塔前的难民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1

    ▲2019年栖霞古寺舍利塔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2

    ▲1937年在栖霞古寺千佛岩的难民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3

    ▲ 2019年栖霞古寺千佛岩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4

    ▲1937年寂然法师(左五)与难民在三圣殿合影

    驳“乱世道盛世佛”之和尚护国打东洋 - 图25

    ▲ 2019年栖霞古寺三圣殿

    资料整理 | 中国宗教杂谈

    图源 |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青岛新闻网 黄河新闻网五台山频道 抗日战争纪念网

    参考资料:

    1.释东初,中国佛教近代史[M],中国佛教文化馆印行,1974-9.

    2.学愚,佛教、暴力与民族主义: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佛教[M],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1年.

    3.菩萨在线《僧侣英雄 和尚好汉 抗战史上不该被忘记的先辈》

    4.凤凰佛教《共赴国难 和尚护国打东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