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莲罗居士传(附)

胜莲居士者,娄东罗子允枚也,初号无偏居士。曷以复称胜莲也。康熙四十年秋,允枚病且革,将作偈辞世。忽闻空中语曰,胜莲居士,尚余寿一纪,偈可无作。自此顿痊。亲戚咸异之,以故群目为胜莲居士也。

居士处胎时,父梦有僧来寄居,厥明遂产,早知具夙根。年四五岁,犹忆前世父母容貌里居。一日绕柱走,头晕仆地,母挞之,哭而寐,醒而遂不复忆。乃知史称羊叔子,董青建,苏东坡,已事诚不妄。

就傅后,不事游戏,无少年童子习,既而学日益进,咸拟为科第中人。而父席之,以其多病,怜爱之,不令应试。居士善体亲心,虽从事诗书,不求闻达,惟手一编以自娱。所著有黄叶草,以心性宗旨,发为李杜文章。由其少时留心导引之术,继参檗(bò)严老人,透彻宗门一著故也。

席之中年后,居士即仔肩门户,不以家务累亲,尽劳尽养,没齿不衰,君子莫不贤之。五十二年秋,居士复病。屈指一纪之数已满,人方忧之,居士绝不介意。先是州中修净业者少,居士倡莲社三四处,自是人多念佛。一日梦人告曰,汝劝人修净,厥功甚大,寿犹未尽,今且勿来。疾复顿愈,由是人益异之。

居士性慈乐善,凡放生,育婴,赈饥诸善事,无不领袖乐助,实心举行。康熙己丑,道殣相望,当事知其贤且能,聘以襄事 〖协助办理赈灾事宜〗。于是大中丞于公,给匾示奖,居士却之,不得。

乙未冬,有同里二人,从居士贷百金,质以与之。其人欲往崇川收花,舟至天妃宫,视银已失。同舟七人皆返,将拟赴官庭鞠 〖鞠,通鞫,审讯〗。居士恻然曰,到官必夹讯,此极刑也。盗者犹可,如未盗何。且七人中,尚有嘉兴二客,如此严寒羁禁,谁为送食。必有因而陨命者。于是遂许贷者以勿偿,而寝其事。其他立心制行,类多若此。

今岁端阳,居士见余往晤,大喜曰,某欲著西归直指,劝修净业,非先生之笔不能,幸为我速成,以光梨枣。余诺之,乃遍采净土经书,并附以鄙意,编作四卷,至六月十四日告竣。望后 〖望,农历每月十五日〗,赍书到娄。而居士已于书成之刻,端然坐脱矣。

居士之西归也,于六月初二日,即遍别亲友,订初六午刻辞世,处分后事甚悉,复嘱其子,刊行西归直指一书。至期,沐浴端坐,说偈而逝。已阅逾时
〖阅,经过〗,而眷属号泣,呼唤不已。忽然开目曰,奈何累我更迟七日耶。十四日黎明,复曰,今日吾必行矣。是日有乾行长老,暨道友数人,各称佛号,以助其西归。至辰刻,忽耸身曰,大士来矣。遂合掌向西,念佛而脱。

嗟乎!世人万事皆可伪为,独死生不可伪为。居士临行之际,如此安详,岂一朝一夕之故哉!居士有子一人,曰兆阯(zhǐ),原配媳沈,继配媳朱,皆贤孝。孙三人,已翩翩露头角。

附辞世偈:

七十一年,拖着皮袋。今日撇下,何等自在。

玉峰年家眷同社弟周梦颜顿首拜撰

【译白】胜莲居士就是娄东罗子允枚。他原先号无偏居士,为什么后来号胜莲呢?原来,康熙四十年秋,允枚得了非常危急的病,正要作偈,准备辞世,忽然听到空中有人说,胜莲居士,你还有十二年的寿命,先不必写辞世偈。从这以后,竟然痊愈了。亲戚们都感到非常奇异,因此大家就都称他为胜莲居士了。

母亲怀他的时候,一天晚上,父亲梦见一位僧人要来寄居,天亮后就生下了居士,因此知道他夙世善根深厚。居士四五岁时,还能记起前世父母的容貌以及居住的村子。有一天,他围绕着柱子,边走边玩,头感到眩晕,突然摔倒在地,母亲连忙拍打他,他哭着醒过来,就再也记不起前世的事了。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史书上记载羊叔子、董青莲、苏东坡前后世的事,确实存在,并非妄语。

居士到读书年龄后,不爱游戏,没有常见少年儿童的习气。学问一天比一天长进,大家都认为一定会考中科第。但是,父亲席之,怜惜他体弱多病,舍不得让他去参加科举考试。他也非常体谅父母亲的良苦用心,即使研读诗书,却从来不求出名,只是自己编来自娱自乐罢了。他写了一本《黄叶草》,用诗歌的形式,阐发心性宗旨。因为他年轻时,对导引之术非常感兴趣,后来又参访檗岩老人,对禅宗有所参悟。

他父亲席之的年纪渐渐大了,居士就挑起家庭重担,不让家务劳累双亲,尽劳尽养,任劳任怨,终身不倦,有道德的人没有不说他贤顺。

康熙五十二年秋天,居士又得病了,屈指一数,十二年的寿命已满了,亲人们都很担心,居士却一点也不介意。当地修净业的人原先很少,在居士的倡导下,建立了三四处莲社,从此念佛的人就越来越多。有一天,他梦见有人告诉他,因为你劝人修净业,功德无量,寿命又延长了,现在先不要来。病又马上好了。因此,人们更加感到惊异。

居士非常慈悲,乐善好施,凡是放生、育婴、赈饥等等善事,没有不领头组织,踊跃捐助的。康熙己丑,当地一带到处有饿死的人,当局了解居士有德有才,就聘请他协助办理赈灾事宜。于是大中丞于公,赠他一块匾褒奖他,居士坚决不接受,但于公坚持赠给他了。

乙未冬天,同乡有二个人向居士贷款百金,留下抵押物。他们想要到崇川去收花,船到天妃宫,发现钱丢了,同船的七个人都返回来,并将要到官府去审讯。居士很不忍心,如果到官府后,必定会遭到严刑拷打。如果是偷盗者被打也便罢了。如果不是他们偷的,不是白挨打了么?况且七个人中还有两个是来自嘉兴的外地人,在这严寒的天气里被关起来,谁给他们送饭。这样一来,一定会有人因此丧命的。于是就许以让贷款的人不用还他那一百金了。就这样,把这件事情平息了。居士一生存善心做好事,象这一类的行为非常多。

今年端阳节,居士见我前往见他,大喜说,我想要写一本《西归直指》,劝人们修习净业,没有您的手笔是写不成的,希望您能早点完成,让我得以早日刻板成书。我答应了这件事。于是就从净土经书中广为摘录,并且附上我个人的拙见,编成四卷,至六月十四日完成。十六日那天,我把书带到娄东准备去见他,而居士已在我书写成之际,端然坐脱了。

居士西归前,于六月初二日,向亲朋好友一一辞行,预定在初六午时辞世,把自己的后事安排得很详细。又嘱咐他的儿子,一定要刻印流通《西归直指》这本书。到初六午时,他沐浴端坐,说完偈子,就逝世了。已过了好一会,而眷属们大声号哭,不停的呼唤他。居士忽然又睁开眼说,你们为什么又拖累我,让我再迟七天才能往生呢。十四日黎明,居士说,今天我一定要走了。这一天有乾行长老和几个道友,一起念佛,以助他西归。到辰时,居士忽然直起身子说,大士来了。就合掌向西,念佛而脱。

真是不可思议。世上万事都可以作假,唯独生死做不得半点假。居士临行之际,如此安详,岂是一朝一夕的事。居士有一个儿子,叫作兆阯,原配媳妇沈氏,继配媳妇朱氏,都很贤惠孝顺。三个孙子,都已经崭露头角了。

附辞世偈:我这七十一年,拖着一个臭皮囊,今日扔下它,是多么的自在。

西归直指卷四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