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邻

【原文】王孟邻,昆山儒家子也,一生授徒,诚实无伪。生一子,号湘臣,事亲甚孝。孟邻日间惟以念佛为事。康熙四十一年,已七旬外。初冬,有微疾。余于十一月初旬问之,孟邻曰,十七,世俗所谓弥陀圣诞也,予于是日行矣。余曰,届期,某当来送先生。

至十七,清晨往候。虽卧病,神色怡然。余曰,先生当发菩提心。经云,修行不发菩提心,譬如耕田不下种。因以四弘誓愿,与之细论。孟邻首肯。余曰,某暂别,少停再来。因密嘱其子湘臣曰,尊人倘谢世缘,切莫呼唤啼哭。迨饭后,复往,孟邻已念佛脱化矣。

孟邻族中,有贞生者,余内戚也。其父彦敷,为昆庠善友,崇奉三宝。贞生美少年,能书,多习气,不甚信奉。一日得病,见有长大黑鬼,谓是前世怨仇。贞生怖甚,遂勇猛念佛,求生西方。念佛稍懈,鬼形遂现。临没时,气竭力尽,其声渐低,隐隐向西去。据理断之,虽无异香天乐,必定生于安养。

【译白】王孟邻,是昆山读书人家的子弟,一生教书,诚实无伪。有一个儿子,号湘臣,对父母非常孝顺。孟邻每天唯以念佛为事。康熙四十一年,他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一年初冬他得了小病。我在十一月初去看望他,孟邻说,十七日是人们所说的弥陀圣诞,我就在这一天走吧。我说,到时候我一定来送先生。

到了十七日清晨,我如约去探望孟邻,他虽然卧病在床,但是神色非常安详。我对他说,先生现在应当发起菩提心来。经上说,修行不发菩提心,就好象耕田不播种一样。于是就把四弘誓愿的道理细细的讲给他听,孟邻非常赞同。我说,我有事暂时走开下,一会儿再来看您。又背后里嘱咐他的儿子湘臣说,你的父亲如果离开人世了,你们千万不要呼喊他的名字,切不可哭哭啼啼。等到我午饭后再去时,孟邻已念佛脱化了。

孟邻家族中,有一位叫贞生的后生,是我的内戚。他的父亲彦敷,跟我是同学好朋友,崇奉三宝。贞生是一个美少年,擅长书法,可惜世俗习气太重,不太相信佛法。有一日他得了病,看见一个又高又大的黑鬼,说是他前世的怨家仇人。贞生非常恐怖,就勇猛念佛,求生西方。当他念佛稍微松懈,黑鬼马上就出现。他临终时,已是气竭力尽,念佛的声音渐渐低,隐隐向西方去了。据理判断,虽然他临终时没有异香天乐的祥瑞,也一定往生到安养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