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导和尚

【原文】唐善导,贞观中,见西河绰禅师九品道场,喜曰,此真入佛之津要。遂殚志精勤,昼夜礼诵。每入室,胡跪念佛,非力竭不休,虽寒冰时,或至流汗。出则为人演说净土。三十余年,未尝睡眠。好食送厨,粗恶自奉,所得襯施 〖襯(chèn)施,指檀信供养僧人的钱物〗,写弥陀经十万卷,净土变相三百壁 〖变相,表现佛教故事及教义的图画〗

从其化者甚众,有诵弥陀经十万遍,至五十万遍者。有念佛日课万声,至十万声者。得念佛三昧,往生西方者,不可胜纪。其劝世偈曰:“渐渐鸡皮鹤发,看看行步龙钟。假饶金玉满堂,难免衰残病苦。任汝千般快乐,无常终是到来。惟有径路修行,但念阿弥陀佛。”

一日忽谓人曰,此身可厌,吾其西归。乃登柳树而化。高宗知之,赐其寺额曰光明。

【译白】唐朝的善导和尚,贞观年间,看见西河道绰禅师修建的九品道场,高兴地说,这真是成佛的捷径。从此就精进不倦,昼夜礼诵。每入佛堂总是跪着念佛,非到力尽不休止。即使是在寒冬结冰的天气,他也会念到流汗。出门就为人演说净土法门。三十多年,都没有睡过觉。有人供养他精美的饮食,他就送到厨房里供养大众,自己只吃粗劣的食物。他把自己所得信众供养他的襯金拿出来,请人写了十万卷《阿弥陀经》,画了三百幅净土变相图。

当时,受他教化而修持净土法门的人非常多。有人诵《阿弥陀经》达十万遍至五十万遍,有人每天念佛日课达一万声至十万声。证得念佛三昧,往生西方的人,不可计数。他写了一首劝世偈说,随着时光的流逝,人都会皱纹满面,白发苍苍,走起路来老态龙钟。就算你金玉满堂,也难免衰老疾病的痛苦。任凭你有千般的快乐,死神无常终有一天要来临。只有走最捷径的路修行,那就是念阿弥陀佛。

有一天,他忽然对人说,这个肉身非常令人讨厌,我要回到西方去了。说完,就登上柳树而立化了。唐高宗知道他的高行后,赐他所住的寺为光明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