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喻

【原文】马有四种,其最上良马,见鞭影而驰,不待驱策。次则一鞭即走。又次之鞭轻不走,鞭重方走。其最下驽马,鞭重亦不走,必锥入于肤,痛极而始走。

人亦如是。有智慧者,易于醒觉,百里内闻人死,即当骇曰,百里内有人死矣,吾亦人也,死必及我。作速修行,以求解脱。此见鞭影而驰者也。其次则见亲戚死而觉悟。又其次见逼邻人死,而后觉悟。若待自己年老,或自己有病,而后觉悟,已是锥入肤而后走者。倘或年老犹不觉悟,或已病犹不觉悟,岂非并此而不若者乎!

【译白】马有四种类型,其中最好的马,看见鞭子的影子,不等鞭子打到身上就会奔跑起来。次一点,鞭子打一下就跑。再次一点的,打得轻了都不走,非得重重鞭打它才走。最次的驽马,重重鞭打都不走,一定要拿锥子狠狠地刺进肉皮里,疼得实在受不了才动弹。

人也是这样。有智慧的人,比较容易觉悟,听到方圆百里的范围内有人死了,就会觉得很害怕,说,唉呀,相隔不足百里的地方有人死了,我也是人,有朝一日肯定也会死。然后马上行动,精进修行,发愿要超出三界,摆脱轮回。这就是看见鞭子的影子就开始奔跑的那一类。

还有一种人,看见亲戚死了后就有所觉悟。再其次,看见邻居死了后有所觉悟。如果等到年纪大了,或者自己有病了,然后才觉悟,这就是那种锥子扎到身上才肯走的那类。如果是到老了还不觉悟,或者已经生病还不觉悟,那就是连这些人都不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