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如居士颜丙劝修行文

【原文】人人爱此色身,谁信身为苦本;刻刻贪图快乐,不知乐是苦因。浮生易度,岂是久居;幻质匪坚,总归磨灭。长年者,偶至八九十而亡;短命者,不过二三旬而夭。更有今日不知来日事,又有上床忽别下床鞋。几多一息不来,便是千秋永别。

叹此身无有是处,奈谁人不被他瞒。筋缠七尺骨头,皮裹一包肉块。发毛爪齿,聚若堆尘;涕泪痰涎,污如行厕。冬寒夏热,年年向疟疾里偷生;虱咬蚊噆,岁岁从蛆虫边混过。此身无可爱乐,诸人当愿出离。

如何迷昧者尚逞风流,懵懂汉犹生颠倒。或有骷髅头上,簪华簪草;或有臭皮袋边,带麝带香。罗衣遍罩脓血囊,锦被悉遮屎尿桶。用尽奸心百计,将谓住世万年;不知头痛眼昏,阎罗王接人来到。加以鬓斑齿落,无常鬼寄信相寻。

【译白】世人都贪爱这个肉身,有谁相信它其实就是痛苦的根源。每时每刻都在贪图快乐,全然不知快乐就是痛苦的根本。人之一生,就像浮萍一样,很快就会过去,哪有长久的居所。身体是由四大因缘聚合而成的虚幻之物,本来就不坚固,总有一天会趋于灭亡。活的长的,偶尔也有,不过八九十岁就去世了。更有短命的,不过二三旬也就夭折了。再说了,今天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许上床之后就再没机会穿鞋子了。呼吸一旦停止,便是与世长辞。

可叹这个肉身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无奈人人竟然被它欺骗。说到底,这个肉身不外乎是人皮包裹着的一堆肉块,肉筋缠绕着的一堆白骨。头发、皮毛、指爪、牙齿,就像灰尘一样堆积。眼泪、鼻涕、浓痰、口涎,就像厕所一样污秽不堪。冬天怕冷,夏天怕热,每年都像在疟疾病的压迫下苟延残喘。又是虱子咬,又是蚊子叮,每年都在和蛆虫一起混吃等死。这个肉身实在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大家应当发愿远离。

但是偏偏迷惑无知的人们仍在争强好胜,而懵懂的人还心生颠倒。有的人在这个骷髅头上戴花戴草,有的人在这个臭皮袋边佩香戴麝。华丽的衣服下面罩着的其实不过是一个盛满脓和血的臭皮囊,锦绣的被子下面遮盖的不过是个盛满屎和尿的粪桶罢了。费尽心机,用尽心力,只道是会活上一万年。谁知无常到来,头痛眼花,阎王老子已派人来接去阴曹地府了。两鬓斑白,牙齿坠落之时,黑白无常也会前来寻找。

【原文】个个恋色贪财,尽是失人身之捷径;日日耽酒嗜肉,无非种地狱之深根。眼前图快活一时,身后受苦辛万劫。一旦命根绝处,四大风刀割时,外则脚手牵抽,内则肝肠痛裂。纵使妻孥相惜,无计留君;假饶骨肉满前,有谁替汝。生者枉自悲啼痛切,死者但觉神识奔驰。前途不见光明,举目全无伴侣。过奈何岸,见之无不悲伤;入鬼门关,到者自然凄惨。弃世方经七日,投冥渐历诸司。曹官抱案没人情,狱卒持叉无笑面。

【译白】每个人都迷恋美色,贪爱财物,岂知这正是失却人身的快捷途径。天天沉迷于饮酒吃肉,这无非是多种些下地狱的种子而已。虽然眼前快活一时,但是在死后却要千万劫受尽辛苦。有朝一日命根断绝,四大业风犹如刀割,此时从外来说,手足抽搐,内里则肝肠疼痛欲裂。即使妻子儿女百般怜惜,也没有办法挽留你了。即便是儿孙绕膝骨肉满堂,也没有人能够替你受苦。

活者的人哭哭啼啼悲痛万分,死去的人只觉得灵魂在四处奔跑。前路黑漆漆不见光明,抬头看看,身边没有一个伴侣。到过奈何桥的时候,看见的没有不悲伤的。进入鬼门关,更是凄惨万分。死去七天内,在阴曹地府里要经历各个审判部门。那些个管事的抱着案卷没有丝毫人情,看管监狱的卒子拿着刀叉,一个个凶神恶煞,面无笑容。

【原文】平生为善者,送归天道,仙道,人道;在日造恶者,押入汤途,火途,刀途。当初尽道因果荒唐,此际方知语言不谬。孽镜里件件分明,夜台中般般苦楚。刀山剑树,吃不尽万种煎熬;戴角披毛,填不了多生业债。任汝心雄胆泼,免不得向鬼卒而低头;凭他谤道毁僧,挨不过对阎君而屈膝。

【译白】活着的时候行善积德的,被送到天道、仙道、人道去轮回。活着的时候作恶多端的,被押解着去经受热汤煮,烈火烧,刀剑刺的痛苦。想当初,活着的时候以为因果报应荒唐不稽,谁曾想,死后才知道因果报应真是不虚啊。在孽镜前一照,生前做的事情,善善恶恶件件分明,如在目前。在夜台上受尽千般苦楚。过刀山上剑树,吃不尽千万种煎熬。戴角披毛变作畜牲,也还不完多生欠下的业债。即便你心气多高胆子多大,也免不了向鬼卒低头。即便你生前诽谤佛道诋毁出家人,到此时也挨不过,面对阎王爷也不得不下跪求饶。

【原文】魂魄虽归阴界,身尸犹卧棺中。或隔三朝五朝,或当六月七月,腐烂则出虫出血,臭秽则熏地熏天。无钱财者,付之一堆野火;有体面者,埋诸万里荒山。昔时俏丽红颜,翻成灰烬;今日荒凉白骨,变作尘埃。从前恩爱,到此成空;自昔英雄,而今何在。青草边漫留碑石,绿杨内空挂纸钱。想到梢头结局,谁人能免如斯。

若欲跳出轮回,须是皈心正觉。休向鬼窟里作活计,要知肉团上有真人。是男是女总堪修,若俗若僧皆有分。急求活路,当思身后之身;切莫依回,仍做梦中之梦。若明日更待明日,看看误尽青春。使后人复哀后人,累累增高白骨。

弥陀好念,勿虚彼国之金台;阎老无情,莫惹他家之铁棒。舍恶从善,改往修来。对众为大众宣扬,归家为一家解说。使在在齐知觉悟,教人人共免沉沦。佛言不信,何言可信;人道不修,他道难修。各请直下承当,莫使此生空过。

【译白】魂魄虽然已经到了阴间,尸体还躺在棺材里。如果死在六七月,不过三五天,尸体就会腐烂生蛆,脓血流出,发出的臭气难闻之极。没钱的,一把火也就把尸体给烧了。有体面有钱的,也不过是把尸体埋在了荒山野岭。生前任你是千娇百媚的红颜女子,死后也终将变为灰烬。死后的一堆白骨,终将化为灰尘。生前的恩恩爱爱,死后也是一场空。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到现在有谁还活着。只是在荒草中残留着一块块墓碑,坟墓旁的杨树上挂着一串串纸钱。想想人生的最终结局,世间有谁能免。

如果真想跳出轮回,必须从心里皈依正觉。不要在自己的肉身里打转,应该知道肉身内有真正的自我。不管是男是女都能修行得道,出家在家都有分成佛作祖。急急忙忙寻求一条活路,应当好好为身后事考虑。千万不要再因循老路,一直在梦中做梦。如果今天等明天,明天等后天,青春大好时光就会耽误了。使得后人又替后人悲伤,生生世世白骨不断累积增高。

一句阿弥陀佛用心去念,千万不要让西方极乐世界的金莲台虚位以待。阎王老子可是不讲情面,千万不要任意妄为惹他老人家的铁棒。放弃为非作恶,坚持行善积德。努力修正过去的行为,以精进修行的态度来对待未来的每一天。在公众场合积极为大家宣传,回到家里为自己的家人解说。务必使大家都知道此生要觉悟,同时教大家都免于沉沦永劫。连佛说的话都不信,还有谁的话能够相信。在人道的时候不努力修行,在其他五道则更难修行。大家都应该当下承当,千万不要让这一生白白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