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疑

【原文】问:今欲决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功行,何等发心,得生彼国。又世俗之人,皆有妻子,未知不断淫欲,得生彼国否?

答:欲决定生西方者,持名之外,当具二种念力,必得往生。一者当生厌离浊世之念,二者当生欣慕乐邦之念。又当发菩提心,随力作善以回向之,未有不往生者。至于妻子之缘,在俗亦所不碍,苟能使之共沾法味,断不因之而反种孽根。

【译白】问:我现在已经想要往生西方了,不知道要如何修行,如何发心,才能往生极乐世界呢?而且世俗中的在家人,都有妻子儿女,不知道没有断除淫欲,还能往生极乐世界么。

答:想要决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除了持名念佛之外,还需要具有两种坚定的念头,就一定能够往生。第一应该生起厌恶和想要离开这个浊恶污染的世界的心,第二应该生起欣慕西方极乐世界的心。还应该发起菩提心,自己随缘做各种善业都回向自己往生西方,这样的话,没有不往生的道理。至于说到妻子儿女的因缘,作为在家人是无法避免的,能够让他们都沾到修行佛法的利益最好,断不会因此而反种下生死轮回之根。

【原文】所谓厌离浊世者,浊恶世中,动生荆棘。世人只为衣食二字,困苦一生;为名利两途,奔波一世。手忙脚乱,甘为妻子做家奴;昼思夜梦,总为色身寻烦恼。自想七尺形躯,外面只因一片皮包,所以妄自尊大。若将天眼一观,中间不过满腹屎溺,及脓血恶露而已。所以涅槃经云,如是身城,愚痴罗刹,止住其中。何有智慧者,当乐此身,而谓不当厌离乎。

【译白】所谓的厌恶和想要离开浊恶世界的心,是因为这个浊恶的世界中,很容易就有如荆棘一样的阻碍。世间人因为穿衣和吃饭这两件事情,一生都很辛苦。因为名和利,一生都在奔波。每天手忙脚乱,都是甘心为妻子儿女作奴隶。白天想晚上梦,都是为这个身体而自寻烦恼。

想想这个七尺的身体,只不过因为外面包了一层皮,便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如果以天眼的人来看,这层皮里面不过是满肚子屎尿充满,和一些脓血脏水罢了。所以《涅槃经》上说,这样的身体像一座城,充满愚痴的罗刹鬼在里面。真正有智慧的人,哪里会喜欢这个身体,而不生起厌恶想要远离的心呢?

【原文】所谓欣慕乐邦者,西方之乐,非天宫之可比,不可以言语形容。每日但将经中所言,一一静想,以为吾将来必定到此,则欣慕之念自生,净土之缘自熟。

【译白】所说的欣慕极乐世界的心,西方极乐世界的快乐,不是天道的天宫可以相比的,也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每天把经文里面所记载的,一一逐条静静思考,想我将来一定会到极乐世界,那欣慕极乐世界的念头自然会生起,往生净土的因缘自然会成熟。

【原文】何谓发菩提心。往生论云,菩提心者,誓愿成佛之心也。誓愿成佛者,怜悯一切众生轮回六道,受苦无极,是以发心救度,使其超出三界,同至西方极乐国土而后已也。

【译白】什么叫发菩提心呢?《往生论》上说,所说的菩提心,就是发誓一定要成佛的心。发誓要成佛的人,他怜悯一切众生轮回六道,感受着无穷无尽的苦痛,所以发起要救度的心,一定要让一切众生能够超出三界,一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后已。

【原文】念佛之人,若能具此二种念力,又加以发菩提心,仰体如来度人之意。有不决定往生,蒙佛授记者,未之有也。(以上十疑论)

【译白】念佛的人,如果能具有这两种心,再加上发起菩提心,能够体会佛陀救度众生的心。却不决定往生,蒙阿弥陀佛授记的,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