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劝善之书,展卷而令人攒眉者,其书必不传;展卷而令人鼓掌者,其书亦必不传。何则?一失之深,一失之浅也。

吾师是集,意在戒淫,而复惓惓于生死之际。疑其过深矣。然于平旦时,取生死之说自问焉,则人人不能免也。挟不能免之心,复取是书,反覆玩味,而后知其学识之宏,菩心之切也,而后攒眉者皆鼓掌也。现在纸贵洛阳,他年再光梨枣,可遥卜已。

虞山门人陈鍹圣来氏拜识

【译白】劝善之书,开卷就令人皱眉的,这种书必定不能传之久远。开卷而令人鼓掌的,这种书也必定不能传之久远。为什么?前者失之太深奥,后者失之太粗浅。

我老师的这本文集,目的虽在戒淫,但在生死问题上又能孜孜不倦地探索。我起初也怀疑它太深了。然而在每日清晨,拿生死之说扪心自问,确是人人难免。带着生死不能免的心,再取阅此书,反复揣摩体味,而后才知道老师学识渊博,菩提心切,然后才发现原来皱眉之处都要鼓掌称叹了。现在此书被争相传抄,以致洛阳纸贵,他年再次刻板印刷,广为流传,也就可想而知了。

虞山学生陈鍹圣来氏拜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