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道缘由类(十问十答)

【原文】问:鸳鸯、鹑、鸽,因宿世造淫,故今世为淫鸟。而飞雁丧偶,至死不合,宿世不淫明矣,何以亦堕鸟身?

答:十恶之中,淫其一耳。十恶皆可堕畜生,鸳鸯、鹑、鸽,从淫业而堕者也;孤雁之报,从他恶而堕者也。如《俱舍论》中说。论云,人若造业,当堕畜生,各自差别。就中淫欲盛者,生鸽雀鸳鸯中;瞋恚盛者,生蝮蝎蚖蛇中;愚痴盛者,生猪羊蚌蛤中;骄慢盛者,生虎狼狮子中;掉戏盛者,生猕猴中;悭嫉盛者,生饿狗中。

【译白】问:鸳鸯、鹌鹑、鸽子,因前生造淫业,故今世做淫鸟。而大雁丧偶,至死都不再找伴侣,前世不淫可想而知,为什么也堕落成鸟身?

答:十恶之中,淫只是其中之一。十恶都可堕入畜生道,鸳鸯、鹌鹑、鸽子是因淫业而堕落的;孤雁的报应是因其他恶业堕落的。如《俱舍论》中说:人如果造业,当堕落成畜生,但各有差别。其中淫欲炽盛的,生到鸽子、鸟雀、鸳鸯中;瞋恚心重的,生到蝮、蝎、蚖、蛇等剧毒动物中;愚痴不化的,生到猪、羊、蚌、蛤中;骄横傲慢、盛气凌人的,生到虎、狼、狮子中;顽劣戏耍总不安分的,生到猕猴中;嫉妒、悭贪成性的生到饿狗中。

【原文】问:人若造罪,当入畜生胎,此时识得为畜生否?

答:到此不由作主。

【译白】问:人如果造罪,当投到畜生胎,这时是否能知道自己已作了畜生?

答:到那个时候就由不得自己了。

【原文】问:云何死后作不得主?

答:现在何曾作得主?同一美色也,淫人见之,爱入骨髓;妒妇见之,恨入骨髓。现在且然,何况身后。

【译白】问:为什么死后作不了主?

答:现在又何曾能作得了主?同一美色,好色之徒见了,爱入骨髓;嫉妒的妇女见了,恨入骨髓。现在都是这副德性,何况死后?

【原文】问:昔有忉利天王,自知寿尽,将入驴胎。至心归依三宝,即时堕胎,复为天帝,详《法句喻经》。又何以说?

答:此因宿福深厚,故得挽回。不然,则母彘在前,但见美女。屎尿之气,宛若旃檀矣。

【译白】问:过去有一位忉利天王,自知寿命已到,将投驴胎。至心归依三宝,一投胎就当即堕胎,再次做了天帝。这又如何解释?

答:这是因为他过去世积福深厚,因此得到挽回。不然的话,分明母狗在前,却看作美女;分明是屎尿臭气,却以为香如旃檀。

【原文】问:世人至众,世事甚繁,若丝毫记录,则积墨如山,且不足用。阎老何苦费此闲心,记此闲事。

答:一切惟心造,心能作天宫,心能作地狱。天宫内院,胜境甚多,然非营造所就,生于中者,自然受乐;地府泥犁,狱具无量,亦非营造所就,生于中者,自然受苦。

【译白】问:世上人这么多,世间事这么繁琐,如果丝毫都记录,哪怕笔墨堆积如山也不够用。阎王何苦费这个闲心,记这些闲事?

答:一切都只是心造,心能作天宫,也能作地狱。天宫内院,美景太多,虽不是人为建造而成,但投生到其中自然享受快乐。阴曹地府,刑具无数,也不是人为打造而成,但投生到其中自然遭受痛苦。

【原文】问:生时痛苦,从形体得,死后无形,痛苦谁受?

答:痛在于神,不在于形;若从形得,死人亦痛。

【译白】问:活着时感到痛苦,是由于有这个形体。死后没有形体了,感受痛苦的是谁?

答:痛在神识,不在形体;如在形体,死人也痛。

【原文】问:人造恶业,固当重治。但狱卒鬼王,其恶更甚,复有何等地狱报之?

答:若以事论,譬如狱卒奉命笞人,决无更受笞罪之事;若以理论,则阿旁狱卒等 〖阿旁,地狱狱卒之名,其形为牛头人身,手执铁叉〗 ,皆造业者自心所现。

【译白】问:人造恶业,当然应该严惩不贷。但狱卒鬼王,他们更加凶恶,会有什么样的地狱报应?

答:如果以事论,譬如狱卒奉命责罚人,绝没有也受鞭挞罪之事;如果以理论,则阿旁等地狱小鬼,都是造业者自心变现出来的。

【原文】问:地狱既有,当使世人各一目击,方可信受。

答:将来目击者,遍处皆是;但恨目击者,不能复归耳。

【译白】问:既然有地狱,应当让世上人都能亲眼见到,才可信服。

答:将来能亲见的,遍地都是。遗憾的是,目击者已一去不复返了。

【原文】问:如来以足指按地,大千世界皆成金色 (见《维摩诘经》) 。有此神通,盍破十方地狱,使受苦者尽生佛国。

答:大医王能疗恶病,不能救不服药之人。造业者自招恶报,菩萨不能救之而免。犹之贫人枵腹,富者不能代之食而使饱也。

【译白】问:如来以脚指头按地,大千世界都成了金色。有这样的神通,为什么不破十方地狱,让受苦者都生到佛国?

答:大医王能治疗疑难重病,不能救不服药的人。造业者自招恶报,菩萨不能救他免难。好像穷人饥饿,富人不能代他吃饱。

【原文】问:定业既所难免,佛法亦无所用。而经中动称救度无量,何欤?

答:世间一切苦恼,皆由恶业所成。劝人不造恶业,已断苦恼之根,非救度而何?

【译白】问:众生的定业既然在所难免,佛法也没法改变它,而佛经中动辄称佛法救度无量众生,为什么?

答:世间一切苦恼,都是恶业造成的。劝人不造恶业,已断苦恼之根,不是救度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