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问防淫类(十问十答)

【原文】问:《普门品》云:若有众生,多于淫欲,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何为其然也?

答:色是迷津,佛乃觉路。觉之破迷,犹灯之破暗,此定理也。孔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不其然乎。

【译白】问:《普门品》说:“如果有众生,淫欲的念头很多,常念并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便可以摆脱淫欲的困扰。”这是为什么?

答:色使人迷惑,佛使人觉悟。觉悟破迷惑,就好像灯光破黑暗,这是定理。孔子说:“假设有志于仁义道德,就没有恶。”难道不是这样吗?

【原文】问:梦中所见天榜,名次往往奇验,固无所疑。但世间每一国土,有一种字体。则天上必别有天书,凡眼不识。凡眼若识,岂天上反奉人间之字耶?

答:梦中天榜,皆由自心感通。自心但有此方之字,无天书之体,故所见亦唯此方之字耳。譬如梦中闻鬼神语,南方人梦,音同南方,北方人梦,音同北方也。

【译白】问:梦中所见到的天榜,上面公布的名次往往出奇的灵验,这倒没什么好怀疑的。但世上不同的国土,常有不同的文字。那么,天上也必定另有凡夫肉眼不认识的天书。梦中人如果以凡眼就认识,难道天上反而会使用人间的文字吗?

答:梦中见到的天榜,都是由自心感通来的。自心中只有本土字,没有天书字,所以,所看到的也只有本土文字。譬如梦中听到鬼神说话,南方人梦中听到的是南方口音,北方人梦中听到的是北方口音。

【原文】问:夫妇恩爱者,后世还为夫妇否?

答:譬如水上浮萍,林中宿鸟,缘至则合,缘尽则散。

【译白】问:今生夫妻恩爱的,后世是否还可以再做夫妻?

答:这就如同水上聚在一处的浮萍,林中栖息在一起的鸟儿,缘分到了就聚合,缘分尽了就分离。

【原文】问:宿世有缘,故为夫妇。既为夫妇,其缘更深。何以后世,反不能相聚?

答:两人后世,能保其皆得人身乎?即皆得矣,能保其年相若,福相等,地相近,一为男,一为女乎?

【译白】问:过去世有缘,所以今生才做夫妻。既然今生做了夫妻,彼此的缘分更应加深。为什么后世反而不能相聚?

答:这两人的后世,能保证他们都能得人身吗?即使都得人身,能保证他们年龄相仿,福分相等,地域相近,一个是男,一个是女吗?

【原文】问:六天福德,愈高愈重;六天欲念,愈高愈轻。理固然矣,但谁人见之?

答: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观寡欲者享厚福,耽色者遭奇祸,其理自晓。若必目击之而后信,则愚孰甚焉?

【译白】问:欲界的四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这六层天越是往上,福德就越深厚,欲念也就越轻淡。道理固然是这样,但有谁见到了?

答:善于谈论天道的,必能从人间得到验证。仔细观察一下,那些清心寡欲的人能够享厚福,而那些沉迷女色的往往遭奇祸,这个道理就不言而喻了。如果必须要亲眼见到才相信,那么太愚不可及了。

【原文】问:六天欲念,虽渐至轻微,不知还因此堕落否?

答:但有欲念,无不堕落,如《正法念处经》说。经云:天中大系缚,无过于女色,女人缚诸天,将至三恶道。

【译白】问:六欲天的欲念,从下到上虽然逐渐减少以至轻微,不知是否还会因此而堕落?

答:只要有欲念,没有不堕落的,如《正法念处经》中说:“欲界天中最大的束缚,没有超过女色的,女人缠缚天人,将会使他们堕落到三恶道。”

【原文】问:罗汉应化凡间,示有妻子,何以不受业报?

答:孽由心造,罗汉已断凡情,烦恼从何著脚?譬如钗裙,日附女人之体,不作女人之想,钗裙岂有罪孽耶?

【译白】问:阿罗汉应化到凡间,示现有妻子儿女,为什么他们造业却又不受报应?

答:所有业障的行为都是由心造成的,阿罗汉已经断绝了凡夫的七情六欲,烦恼便无从缠身。就好像衣裙首饰,天天都穿戴在女人身上,却从来没有贪恋女人的想法,衣裙首饰难道也有罪业吗?

【原文】问:修仙术者,用采补之法,谓可长生,信然乎?

答:神仙虽在七趣 〖七趣:地狱趣、饿鬼趣、畜生趣、人趣、神仙趣、天趣、阿修罗趣。趣是趣向〗 中,未出生死,然非清净解脱,不能陟 〖陟(zhì),登上〗 其阶梯。岂有纵心淫秽之场,反受长生之报者乎?现在惑世诬民,来生地狱种子,必此人矣。

【译白】问:修炼仙术的,使用采阴补阳的方法,据说可以长生不老,可信吗?

答:神仙虽然也在七趣之中,却没有出离生死轮回。但如果不是身心清净,解脱淫欲的牵缠,也不可能登上神仙的阶位。哪有纵情于淫佚之中,反而能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这种人现在妖言惑众、误导他人,来生必下地狱。

【原文】问:淫秽之事,与长生之术,二者固同冰炭。独讶杨贵妃,几覆唐室,何以死后成仙?

答:谁见其成仙者?纵有宿福,流入仙趣,然福尽必堕恶道。古德云:饶汝作仙人,恰似守尸鬼。何足慕哉?

【译白】问:男女行淫与修炼长生不老,二者固然势同寒冰火炭,不能相容。唯独感到奇怪的是,杨贵妃差点颠覆了大唐江山,为什么死后却成了神仙?

答:谁看到她成了神仙?纵然过去世修福积德,死后流转到神仙道中,然而福报享尽必定会堕落恶道。古大德曾说:“哪怕你作仙人,也恰似守尸鬼。”这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呢?

【原文】问:七夕长生殿,夜半所私语,固昔人之寓词也。但刘阮遇仙于天台,牛女订期于霄汉,又何称焉?

答:此乃稗史 〖稗(bài)史,指文人杂记遗闻琐事之书〗 妄传耳。六天欲念,较之世人,真有云泥之隔。若据稗史所传,何异凡夫薄态。后人袭谬仍讹,嘲调神女,唐突天孙,口业无边矣!

【译白】问:白居易《长恨歌》说:“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这固然是前人寄托美好心愿的臆想之词。但刘晨、阮肇入天台山迷路,后遇仙女并结为夫妇,牛郎与织女在天宫中订下了再次相会的良辰佳日,这又如何解释?

答:这是文人杂记中妄自杜撰的故事。天人的欲念,与世间人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如果像稗史所传的那样,天人与轻浮浅薄的凡夫俗子有何区别?后人以讹传讹,调侃嘲讽神女,贸然诋毁天仙,已经造下了无边的口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