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荒酿祸(隋书)

【原文】隋末,马邑大饥。太守王仁恭,坚闭仓廒,不务赈济。刘武周宣言曰,今百姓饥荒,僵尸载道,王君如此坐视,岂是民之父母。因椎牛誓众曰,吾辈不能甘心待死,官仓之粟,皆百姓脂膏,公等可随吾取之,以延旦夕。众许诺,乃谋杀仁恭,开仓赈济。由是远近邻邑,无不响应。

[按]武周之意,不过欲号召饥民,借以倡乱耳。然酿成之者,皆仁恭也。昔赵清献,知越州,适吴越大旱,公不待民饥,早为规画,抚循倍至,而后民情为之帖然。彼全躯保妻子之臣,乌足语此。

【译白】隋朝末年,马邑遭遇大饥荒。太守王仁恭,紧闭粮库,不去赈灾救难。刘武周召集灾民并宣扬说:“现如今大家遭受饥荒,横尸荒野,王太守竟然坐视不管,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父母官吗?”因此杀牛对大众起誓说:“我们不能甘心等死,官仓里的粮食都是我们的血汗,大家可以跟我一起取用,可以抵挡几天饥荒。”大家都群起响应,就谋杀了王仁恭,开仓赈灾。于是附近受灾的县城,无不响应。

[按]刘武周的真正意图,不过是想号召饥民,借此作乱而已。然而酿成这件事,都是王仁恭的过错啊。以前有个名叫赵清献的人,在越州做官,适逢吴越大旱,赵公还没等饥荒到来的时候,就提前策划赈灾,安抚民众,因此民心得到安定。那些只顾自身安危唯独保全妻子的大臣,真是无法与赵清献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