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富贫

【原文】帝君曰,蜀帝初立,适岁大荒,而巴西尤甚。有富农罗密,积谷五千余斛,闭而不粜。而义士许容,竭产赈贫,力不能继,终夜炷香,祈天请佑。邑神来和孙以告。予奏上帝,有旨,取罗之谷雨之。予乃敕谕风神,发罗之屋,谷随风旋,自空而下,各以色聚,邑中人皆饱。罗之所蓄,一日而尽。邑人感许之惠,往往酬还。幸罗之灾,从而称快。蜀帝以容为邑佐。密闻之,自经。

【译白】帝君说:蜀帝刚刚登基时,适逢遇到灾荒之年,粮食歉收,而四川西部的灾情尤其严重。有个富农名叫罗密,囤积了五千多斛(古代的量器)粮食,却不向民众卖出。而当地的义士许容,倾尽家产来赈济灾民,但是依靠自己力量还远远不够,就发至诚心整夜焚香祈祷,希望上天保佑受灾民众。

当地神灵来和孙把这件事向我报告,我就把情况上奏天帝,天帝下旨,取罗密的谷子来赈灾。我就命令风神掀开罗密的屋子,谷子随着巨风旋转,从天上洒下,同样种类、同样颜色的谷子聚在一起,使当地所有的人都解决了温饱。罗密所储藏的粮食,一日之间全部散尽。地方百姓感念许容的恩惠,好多人都去偿还他以前借给的谷子,以报答他的恩德。而看到罗密遭受的灾祸都拍手称快。因为许容的德行功绩,蜀帝任命许容为当地的长官。罗密听到这件事后抑郁悔恨,就上吊自杀了。

【原文】[按]所谓游戏神通也。雨谷事,虽因帝君启奏,然此种玩弄,天帝往往为之。姑录卢至长者一事,以备参阅。

◎天竺国有卢至长者,巨富而吝,妻子奴婢,备受其苦。一日遇佳节,密取四文 (四文乃四小金钱) 买酒食,至冢间啖之。而卢素不嗜酒,既醉,发为高歌,其歌曰:“吾今庆节会,畅饮大欢乐,过于毗沙门 (即北方天王也,宫殿在须弥山之腰),亦胜天帝释 (即忉利天王)。”

帝释闻之,笑曰:“此人所啖,不过四文,乃谓其乐过我,我当设法恼之。”即化为卢至,到其家曰:“吾昔薄待汝等,只因有悭吝鬼相随耳。幸今出游,脱离此鬼,今日各随汝欲,可恣意取。”于是悉开库藏赐之,又告曰:“此鬼貌甚类我,少顷必来,当驱出之。若放其入,吾复悭吝。”家人唯唯。

俄而卢至醒归,遂被守门者驱逐;急呼妻子,妻子亦各执杖驱出。卢至骇甚,哀诉亲友。亲友送之归舍。妻子皆言:“此是悭吝鬼,奈何信之。”亲友见家中卢至,固自在也,亦出骂曰:汝诚悭吝鬼。“

卢至有口难辩,遂借绢一端,将献之王,而诉其冤。阍人不纳,卢至大呼曰:“吾欲进贡!吾欲进贡!”王呼之来前。卢至将献绢,两腋忽自夹紧,乃尽平生力拔之,方能出诸肘间。帝释忽令此绢,化成束草。卢至大惭。王笑曰:“吾不须绢,有冤可速道之。”卢至含泪以诉。王敕两卢至,及妻子,同来讯对。见其声音相貌,无不相同。令两卢至脱臂验痣,莫辨。又令两卢至各坐一处,密书生平至隐秘事,而字迹毫不可辨。

王叹曰,凡夫肉眼,如此易惑,吾当往问释迦如来。于是载两卢至,同至祇洹。佛遂呼化卢至,帝释于是忽复天帝形。王见帝释,投身下拜,因遣真卢至归。卢至曰:“吾即归家,财物已散。”帝释曰:“汝肯布施,库藏当无恙也。”卢至怒曰:“吾但信佛,不信帝释。”世尊曰:“汝但归家,帝释之言不谬。”卢至归,视库藏毫无所损,大喜过望,由是渐行惠施,无复鄙吝之态。

【译白】[按]这件事就叫做游戏神通。天上下谷子的事情,虽说是因为帝君上奏天帝的缘故,然而这种神通,天帝也是常常使用的。现在讲述卢至长者的一件事,以供参考。

◎天竺国有一位卢至长者,极为富有却十分吝啬,妻子儿女以及家中的奴婢,受尽了他的吝啬之苦。一天适逢是节日,卢至长者私下里取出四文钱买了酒菜,跑到坟墓中间去偷吃。卢至长者平常不酗酒,这一次却喝醉了,喝醉后就大声的唱歌。唱的内容是:“我今天庆祝这个佳节,痛快的饮酒十分欢乐,这种快乐胜过北方天王,也胜过忉利天王。”

忉利天王听后笑着说:“这个人所享用的只不过是四文钱的酒菜,竟然说比我还要快乐,我要想办法羞恼他一下。”说完后就化身成为卢至模样,到卢至家对他家人说:“我从前对你们刻薄,只是因为有吝啬鬼跟着我。幸好我今天出去游玩,脱离了吝啬鬼,今天大家想要什么都可以,我满足大家的愿望,需要什么可以任意拿取”,于是把所有的仓库都打开,把财宝赐给大家。又告诉家人说:“这个吝啬鬼和我长的很像,过一会必定会跟来,你们应该把他驱赶出去。如果放他进来,我就会又恢复先前的悭吝了。”家人都恭敬的应允了。

一会儿卢至清醒后就往家走,然而到家门口却遭到守门人驱赶,就急忙呼唤妻子儿女,妻子和儿女也都拿着棍棒驱赶他。卢至看到这个情况很惊恐,哀伤地把这件事告诉亲友。亲友送他回来,妻子儿女都说:“他是悭吝鬼,怎么能够相信他呢?”亲友见到卢至原本就在家里没出去,也出口大骂:“你确实是悭吝鬼啊!”

卢至在这个情况下有口难辩,就借了二丈绢布,要献给国王,向国王申诉他的冤屈。宫门的守卫不让他进门,卢至大声呼叫:“我要进贡,我要进贡。”国王让他来到跟前,卢至正要献绢,两个胳膊忽然自动夹紧,卢至使尽了力气才把绢布拔出来,这时天帝忽然把这块绢变成了草把。卢至感到十分惭愧。国王笑着说:“我不需要绢布,你有什么冤屈就赶紧说出来吧。”卢至含泪向国王诉说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国王命令两个卢至及卢至的妻子儿女共同来接受审讯。见到两个卢至的声音相貌没有丝毫不同。命令两个卢至露出胳膊检验胳膊上的痣,结果也是一模一样,无法区分。又命令两个卢至分别坐在不同的地方,私下里书写平生不为人知的隐私,而两人的笔迹、内容也丝毫不差,无法分辨。

国王叹息说:“肉眼凡夫,这么容易受到迷惑,我要去请教释迦牟尼佛。”于是就带着两个卢至,一同到了祇洹精舍。佛陀呼唤天帝化身的卢至,这个假卢至就立即恢复了天帝身。国王见到天帝现身,跪地礼拜,于是就让真卢至回家。卢至说:“我即使回家,财物也都已经散尽了。”天帝说:“你如果能够布施,家里财物就不会少。”卢至愤怒地说:“我只相信佛陀,不相信天帝。”世尊说:“你尽管回家去吧,天帝说的没错。”卢至回到家里,看到仓库里的财物一点也没有减少,大喜过望,从此便逐渐开始布施钱财,惠利众生,不再是从前吝啬的样子了。